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艺述东西

艺术品电商,太超前吗?

马继东:乌镇互联网大会,刘强是官方邀请的艺术领域唯一代表。他创建Artand,3年有6万艺术家入驻。

最近两天,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得如火如荼,全球IT大佬齐聚乌镇,畅聊人工智能与创新创业。在今年的官方邀请名单中,刘强是艺术领域唯一的互联网领军企业代表,这位80后创建的Artand社区平台,短短三年时间,已有超过6万名青年艺术家入驻,成长速度惊人。

美术科班出身的刘强,自2006年离开吉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后,就再也没有从事过艺术创作。他那一届的毕业生共有285人,最终成为职业艺术家的仅剩两三人。谈及自己的大学同学,他颇为无奈:“有人在开出租车,有人在淘宝卖服装,有人在体制内喝茶看报混日子,当然,像我这样创业的也不在少数。”

刘强的经历也是绝大多数中国艺术生的真实写照,毕业前大都曾怀揣艺术家的梦想,但迫于现实生活压力,最终坚持下去的寥寥无几。而相较前辈,80后、90后一代中国青年艺术家的成长道路似乎更为艰辛:在2003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迎来第一轮上涨拐点后,国际热钱陆续介入,以50后、60后为主体的“八五新潮”艺术家价格行情在2007年至2008年上半年达到巅峰,并拉动了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在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到来之前,部分70后艺术家价格同样数倍甚至十倍上扬,为日后积蓄了丰厚的创作资本。而当2009年第二轮上涨拐点到来时,大量涌入的民间资本更为青睐传统书画板块,当代艺术市场份额不增反跌,至2012年虚高泡沫彻底破灭,随同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陷入调整期至今——处于成长关键期的80后、90后艺术家群体,注定要行走一条别样的路。

2012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对中国青年艺术家和当代艺术市场而言,也是一个特殊的转折年份,对刘强来说更是如此。

毕业那年原本获得留校工作名额的刘强,因不堪每月600元的低薪,又不忍退休的父母开小卖店赚钱供养自己生活,毅然告别了他眼中教育体制落后的东北地区,只身前往北京打工。彼时,中国的互联网刚刚由BBS时代进入到博客时代,即由用户主导生成内容的Web2.0时代,刘强凭借学生时期在互联网积累的丰富经验,被中国最大的艺术门户网站之一雅昌艺术网招至麾下,主要负责网站社区运营。2009年,他阴差阳错地加入当时已跌至谷底的新浪网,亲历了新浪微博的诞生与初创,见证了新浪重回巅峰,和中国媒体业态的巨大变革。作为微博核心团队成员的刘强,自认为参与了推动社会发展进程的事业,他的这份自豪感一直持续到2012年,微信诞生那一年。

在雅昌网工作时,刘强结识了他的爱人、同为美术科班出身的孙莹。考虑到孙莹性格内敛,不善职场社交,刘强劝说她辞职在家画画。在刘强印象里,从他每天早晨八点出门,到半夜一两点回家,孙莹都一直在屋里创作。原先她基本功就扎实,加上那段时间的努力,作品日趋成熟。2010年,通过时任香港精艺轩画廊经理的黄晨,孙莹在香港尝试了首次小型个展,虽说销售成绩不佳,但也让她坚定了成为职业艺术家的信念。同一年,在遭遇孙莹作品投递二十余家画廊无人问津的重大挫折后,刘强决定利用自己在互联网产品研发运营和用户服务的优势,帮助孙莹寻求突破。

刘强选择了他和孙莹都喜欢闲逛的小众网站豆瓣。当时豆瓣正在推广“小站”,刘强敏锐地捕捉到这个项目未来会朝着市集电商的方向发展,所以托人要了邀请码,给孙莹做了一个豆瓣小站,把她过去两年的作品在上面悉数发表。令他喜出望外的是,孙莹作品的梦幻风格非常受豆瓣用户喜欢,包括豆瓣创始人阿北也关注了她的账号。短短几个月里,孙莹便收获了三四万的关注度,相当于拥有了今天微博三四百万粉丝的价值,每一件上传作品都会立刻有上百条点赞与留言,豆瓣网友的激励也成为她继续创作下去的最大动力。这段意外的走红经历,被刘强形容为“一位被当代艺术主流市场所抛弃的不合格艺术家,被互联网社区彻底拯救。”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