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比特币

比特币狂热的背后

约翰逊:比特币是民粹主义时代一种基于信仰的金融资产。专业金融家与比特币的核心虔诚信徒之间相互鄙视。

随着比特币价格突破1万美元,这一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们上上周开始在Twitter上炫耀自己的胜利。“你,一名华尔街交易员:数年寒窗苦读金融理论,10年每周工作100小时,没时间陪家人,对今年10%的回报感到超级兴奋;”一位比特币发烧友写道,“我:一个比特币玩家:读点书,灌灌水,吃着牛排,就获得了900%的回报。”

这一找骂的社交媒体评论完美地展现了专业金融家与比特币的核心虔诚信徒之间的相互鄙视,前者很大程度上对比特币的崛起感到困惑和恐惧,而后者将拥有加密货币视为一种金融领域破除偶像崇拜的颠覆性的行为。

那些试图透过主流金融的滤镜来解释比特币的流行和走势的人士,正在犯一个简单分析法错误:他们试图将基于事实的分析应用于一种不受现实影响的资产。

比特币是民粹主义时代一种基于信仰的金融资产。

人类历史上经常出现各种投机狂热。对泡沫的研究比任何持久的金融教训都具有更大的价值,它可以让我们知晓出现泡沫的那些社会的状态。荷兰的郁金香泡沫发生在荷兰的黄金时代,当时的荷兰是世界领先的经济和社会强国,人们很容易相信一种投资能够一直上涨。

比特币的价格并非由任何类似传统金融逻辑的东西所驱动,而是在一定程度上由导致过去两年发生的政治冲击的种种力量所驱动。像民粹主义政治一样,对加密货币和“不可靠网络”的信心伴随着对传统权威形式的信心崩溃和对专家的蔑视。众多网民支撑起互联网的权威,这种权威支撑起对比特币故事毫不动摇的信心。

那些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冒险拿自己的财富投资比特币(在他们看来显然是一个泡沫)的金融专业人士,就像曾认为英国不可能投票退出欧盟的政治分析人士一样。

全球金融危机严重破坏了银行体系的信用。在投资领域,对于专家级专业投资者和顾问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信心已经崩溃。被动投资的兴起是在对多年来的高额佣金以及共同基金业绩不佳的批评中出现的,数百万人依靠这些基金提供退休金。

当美国最大银行的负责人杰米•戴蒙(Jamie Dimon)等金融专家警告比特币危险时,比特币的真正信徒抱以鄙视,就像人们在英国退欧公投前鄙视进行预测的专家一样。

像Twitter上激烈的政治口角一样,对比特币的任何批评都被比特币忠实信徒视为内在动机存不纯,而任何其他的观点都被用作证据,进一步支撑了现存的信心。

持怀疑态度的金融专业人士似乎同样低估了一种可以被视为“千年主义”的信仰,这种信仰让他们适应了一种传统的投资心理:对赔钱的恐惧。

最坚定的比特币支持者(自称“HODL-ers”,即那些无论价格涨跌都坚定持有的人士)把他们挺过了之前的币值崩盘看作一种骄傲。这些虔诚的信徒将比特币的价值和未来视为一种信仰,一种信徒和怀疑论者之间的摩尼教式斗争。

对这群最极端的支持者而言,拥有比特币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即使它导致惨重损失。

在未来几周,大量注意力将不可避免地投向比特币价值的剧烈波动。

几十年后——无论比特币是否仍存在——比特币作为衡量塑造我们时代的政治力量的投机指标的意义,或许将超过它作为一种金融资产的意义。

迈尔斯•约翰逊(Miles Johnson)是英国《金融时报》资本市场主编

译者/申凯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