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

特朗普政府减税:短期无忧,必有远虑

张钰函:美国本次税改可能在法案生效后1-2年内产生刺激经济增长效果,但中长期来看对美国经济繁荣有反作用。

近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税改法案。目前,在一些细节方面,譬如企业税率最终减至20%抑或22%,再如是否移除企业可选择性最小税等问题上,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共和党政治精英们还在商议,等待最终的敲定。

美国的本次税改有可能在法案生效后的1-2年内产生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但是中长期来看对美国经济繁荣有反作用。

特朗普政府认为,减税对美国的企业和大多数美国纳税人有利,宏观上利好美国经济,会加速其增长。从过去50年的历史来看,减税并不一定对美国经济持续有利。相反地,增加税收也未必导致经济下行。

20世纪60年代肯尼迪总统和约翰逊总统实行大幅度减税。美国GDP确实在65-66年出现约6.4-6.5%的年增长率,但是随后增长出现下滑,在下行通道震荡。80年代,里根总统先后两次减税。第一次税改确实大幅度提振了宏观经济,82-84年GDP年增长率由-1.91% 升至7.26%。但是在随后税改和剩余的任期内,经济增长明显放缓,并延续至老布什任期。90年代,克林顿总统增加税率,93-99年GDP年增长率由2.7%升至4.7%。2001、2003年小布什总统减税,GDP年增长率由2003年的2.8%上扬至2004年的3.8%,但随后不断下行至2008年的金融危机。奥巴马总统增加了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GDP年增长率由2013的1.67%小幅度升至2015年的2.6%。以史为鉴,除了在经济衰退期减税,里根总统在第一任期实现了经济爆发式增长,其他减税一般只可以刺激美国GDP年增长率连续上涨1-2年。

美国的税改减税从中长期来看是阻碍经济增长的。

首先,减税会刺激美国消费者需求的增长,会导致市场资源从制造非贸易资本品转向非贸易消费品,从而驱动美国利率增加,限制美国的投资。新凯恩斯学派的经济学家从60多年前开始就质疑税改,他们的理论判断至今仍有道理。

其次,减税会吸引大量海外资本流入美国。前壳牌石油公司的高管约翰•霍夫梅斯特本周提到海外会有数万亿美元流向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也在近期按照美国税务基金会的预测估算了未来10年内将有6.4万亿美元资本流入美国。大量资本流入会使美国资本存量增加,美元进入升值通道。美元汇率走高会驱使美国企业寻求海外服务与商品供应商,增大美国贸易逆差。对于特朗普政府意在保护的制造业来讲,企业的竞争力会被削弱。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制造业工人的就业机会堪忧。保罗•克鲁格曼认为,6.4万亿资本一旦流入很可能减少美国制造业250万人次的就业岗位。

最后,在政府开销保持不变时,减税很可能继续增加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美国国会税务联合委员会认为,本次税改会降低税收收入约1.4万亿美元。特朗普政府宣称减税带来的经济繁荣可以抵消政府税收的降低。如果要抵消这部分财政收入的不足,美国年GDP增长率应该平均约4.37%。自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年均GDP增速约3.1%。过去10年平均增速不到1.5%。即使剔除2008-2009金融危机的数据,2007年以来平均增速也仅为2%。特朗普政府目标落空的可能性极大。

当赤字增大时,国民储蓄很可能下降,而且利率很可能同时提高,从而会成为拖拽经济增长的后腿。当然,特朗普政府可以大幅削减政府开支。最近众议院发言人保罗•瑞恩公开提到明年开始进行改革,减少在医疗和社会保障方面的开支。这样的社会福利改革会遭到美国民众、特别是退休、残疾百姓的抗议。在2017年上半年,美国维护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国家委员会的调研显示,美国民众强烈支持传统的社会福利。所以从政治博弈角度考虑,2018年会有参、众两院的选举。因此相应开支减少多少以及在何时举行,目前不能确定。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