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中国的两种经济

盛洪:无论是政府还是百姓,都有责任推进新经济,改革旧经济。新制度最终会替代旧制度,但这一过程不一定快。

关于新经济,目前没有专门的统计数据。我们能够获得的,是电子商务的数据。我在《移动互联网的经济史性质》一文中,根据已有的数据作了初步的分析和预估。新经济,尤其是网购的迅猛发展,使电子零售迅速成为中国经济中的重要推动力量。从2005年到2015年,电子零售交易额平均每年增长72.3%。2016年,中国电子零售交易额达51708亿元,约占当年零售总额的15.6%。如此规模已经大到使当年GDP增速了1个百分点。根据我们的分析模型,到2025年,电子零售及其带来的工业增加值将会增速GDP约3.5个百分点。这还只是对电子商务一个领域的静态分析。如果考虑到整个新经济,考虑到动态因素,如导致的分工专业化的深入、制度与技术的变革,新经济将会带来更大的经济动力。如果有人处于这一领域,就会感到乐观。

而在实际上,中国经济是两种经济的叠加和对冲。旧经济可能拖我们的后腿,新经济会让我们加速前进。而中国经济的底色,是还要经历二十多年的城镇化过程,以及中国还会在相当长时期内保持国际贸易中的“巨国效应”。根据克鲁格曼的新贸易理论,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较大国家会在国际贸易中较有优势。因为较大国家会有较大市场,会带来较大生产规模,进而带来规模优势。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则会由于国家巨大,市场巨大而带来显著的规模经济,产品的平均成本更低,国际竞争力更强。而现在中国的平均工资至少还在美国的三分之一以下,所以还会在相当长时间内保持竞争优势。并且根据克鲁格曼的理论,由于有巨大市场,即使在劳动力成本偏高时,也会有竞争优势。

城镇化就是农村人口进入城镇的一个过程。农村人变为城里人,收入会有显著提高,生活方式会有显著变化,购买的商品和服务量也会显著增加。他们带来了消费量的永久增加,也带来了对城镇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的需求。这需要每年数万亿的巨大投资,也就是经济增长的强劲动力。2015年中国的城镇化率约为56%,而中国目前每年城镇化率大约提高1.2个百分点,要完成城镇化,即城傎化率达到80%,还需要一二十年的时间。因而,城镇化是中国经济中长期增长的稳定动力。城镇化和巨国效应这两大因素决定了中国经济还会以一个相当高的速度增长。新经济和旧经济将会对之加以增减。

合乎逻辑的结论是,继续推动新经济,改革旧经济,中国经济将会有更好表现。然而,新经济本来就生长于市场经济环境,如果是政府来“推动”,也许会适得其反,带来过度干预,反而不利于新经济的发展。而旧经济,既然制度是旧的,且多年也没改好,期待中短期内的改革也许就不现实。目前的所谓“国企改革”的主要措施是“混合所有制”和“加强党的领导”。这是两个矛盾的作法。政党是政治组织,企业是经济组织,目标不同,由政党直接指挥企业,只能削弱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的有效性和灵活性。这显然会限制每一份股权的权利并降低企业的市场价值,在一个纯粹的市场环境中,不会有民营企业愿意购买这样的股权。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