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7年度报告

中国的两种经济

盛洪:无论是政府还是百姓,都有责任推进新经济,改革旧经济。新制度最终会替代旧制度,但这一过程不一定快。

国企改革首要的任务,是要让国有企业成为市场中平等的竞争者,这首先要取消国企的垄断权,要求它们按市场价格支付资源租费,不再从政府那里获得补贴,并按市场规则向人民股东上缴利润。习近平先生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也提出,要打破行政性垄断,推进要素市场的改革。然而,我们不可太过乐观。因为国企管理层是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他们每年的不当得利有数万亿元。如此巨大的财富谁也不愿意拱手相送。如在打破石油垄断方面,早在上届政府时期就有意图,本届政府虽然进入了操作,但进展缓慢,大约用了五年的时间只是部分放宽了民营企业的石油进口。按此速度,我们不能期望在中短期内看到卓有成效的国企改革。

实际上,新经济和旧经济之间并不是井水不犯河水。既然都在中国大的制度结构下,处于同一大市场中,就必然会相互影响,包括交易、竞争、合作、渗透和交错。首先是交易。旧经济处于传统产业,也就处于产业链的上游。它们依赖于行政性垄断权,可以从新经济那里吸吮数万亿元的利益。例如在石油领域,据我们的研究,既管制又垄断的成品油税前价格一度高出世界主要国家同等质量成品油的价格的31%。2009年到2011年,因垄断高价带来的消费者损失高达11980亿元。(天则经济研究所,《中国原油与成品油市场放开的理论研究与改革方案》,2013年)。2015年,中国柴油税前价格仍高出28%。电子商务的快速增长,带来了巨大的物流需求。而物流主要靠燃油支撑。而现在的增量部分主要是新经济带来的。

垄断银行也通过既管制又垄断的高额利率差(3个百分点),并且主要以压低存款利率的方式从存款者那里攫取利益,2013年多获得了14709亿元的收入(天则经济研究所,《中国行政性垄断的原因、行为与破除》(第二版),2015)。而按照既管制又垄断的贷款利率,大多数民营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还是借不到钱,它们在银行外金融市场上支付的利率要数倍于此。而银行外金融市场中的货币,很大程度上是旧经济受益者从银行体系中低息获得,并加息贷出的,这不仅是旧经济对新经济的盘剥,而且降低了新经济的盈利预期,进而会减缓资本向新经济的流入。

而在另一方面,新经济又在挑战旧经济。在网络交易平台中发展出了网上支付手段,这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弥补了因国有银行的低效率而没有普及信用卡的支付缺陷,使中国大多数民众直接跨越了信用卡阶段,网上支付领先于世界。由网上支付手段的优越性,很快沉淀了大量资金,使网络交易平台公司迅速进入了金融领域。它们以高于国有垄断银行利率的利率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存款,迫使管制利率体系解体,推动了利率的市场化。2015年,中央银行宣布不再管制存款利率,从此以后,主要垄断商业银行的利率差从原来的约3个百分点下降到约2.5个百分点。

类似的例子在出租车,教育和医疗领域中都出现过,如优步,滴滴打车的竞争不仅是与出租车司机的竞争,更是压低出租车司机“份子钱”的重要因素。网络公开课和远程教育使优质的教育资源让更多人共享,移动医疗和远程诊断也会使优秀的医疗服务不那么极端稀缺。最有潜力的挑战是新能源的挑战。例如2017年8月,太阳能发电量比上年同期增长了34%(中商产业研究院,《中商情报网》,2017年9月25日)。由于太阳能发电可以采取分散布局,每家每户的房顶都可以是一个发电厂,它们之间是竞争的,也是瓦解大规模发电的垄断企业的重要力量。这些新经济向旧经济发起的挑战,促使旧经济改革。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