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北京

图片故事:2017年的北京变迁

Jady Liu:从整治胡同、拆除艺术区、到近来城中村的腾退等各种或大或小的变化,最终城市会呈现出什么样的面貌,无人能知。

去年八九月之交,我来到北京。之后我一直以参与者或旁观者的姿态,用拍摄照片的方式记录着北京的点点滴滴。刚来北京,我就迷上了或现代、或古朴的胡同。但之后不久,我发现很多自己常去的胡同都碰上了“拆墙打洞”的整治。我开始记录胡同的种种变迁,也发起了一个胡同艺术计划召集身边的朋友一起参与,我们办展览、放纪录片、做杂志、办胡同写生,以及朗诵自己的诗歌和文章。第一期结束后,因为太忙碌,第二期也就暂时搁置了。但北京的变迁并不停歇。

除了胡同的整治、艺术区的拆除和近来城中村的腾退,还有道路修建、厕所设施更新、“天际线”运动等各种或大或小的变化。而最终北京会呈现出什么样的面貌我无从得知,只是默默记录下周遭的变化,妄图留下一份关于北京的个人档案。快到年末,整理了一些关于胡同、艺术区、城中村等城市空间以及一些艺术回应的照片,算是对北京变迁的一个简单的梳理。

三里屯后街(又称“脏街”),一家DVD商店在大门被改成窗户后仍在营业。 2017年4月28日

北新桥,该地区所张贴的治理通知。今年夏天,在各个胡同大量张贴类似的通知。2017年4月29日

北新桥,某酒吧营业的最后一天,人们在门口饮酒聊天。 2017年4月29日

簋街,一座建筑意外倒塌。 2017年4月29日

辛寺胡同,一座“违法建设”和“违规开墙打洞”的建筑,其门口贴着“福”字。 2017年4月29日

福祥胡同,建筑上悬挂着的治理标语。 2017年5月3日

北新桥,一展览空间及发廊正遭受整治,一旁咖啡馆摆放的支架上,所写文字充满了乐观精神。 2017年5月3日

琉璃寺胡同,成捆的砖块和废弃的门。 2017年5月6日

交道口,建筑工人正在封堵建筑大门。 2017年5月8日

交道口,一位父亲带着孩子玩耍,一旁是被拆下来的门。 2017年5月8日

交道口,一个门上的面具盯着过往的行人。 2017年5月8日

箭厂胡同,一艺术空间用墙和铁栅栏窗替代了之前的玻璃门。窗上的双面镜后安装了一个监视器,将影像传送到隔壁的咖啡厅。 2017年6月30日

方家胡同,一件以砖头碎片制成的装置艺术作品,人们在不远处用餐。2017年7月2日

黑芝麻胡同,一件长方体装置艺术作品在遭到拉扯后散落一地。 2017年7月9日

方家胡同,经历整治后,一酒吧在原来门口的地方放了梯子,让顾客可以从窗户进入内部。 2017年7月13日

方砖厂胡同,建筑物前堆积了大量垃圾。 2017年7月31日

箭厂胡同,居民正在整治后的菜店买菜。 2017年8月4日

草场地,艺术家聚集地被拆除后所留下的垃圾。 2017年8月22日

费家村,一处院落中所张贴的拆违控违通知。 2017年9月3日

兴华大街,路边的宣传标语。2017年10月28日

朝外北街,脚手架和“囍”字。2017年11月4日

新建村,距离火灾事发地聚福缘公寓不远处,两辆拖拉机正在进行建筑物的拆除工作。2017年11月26日

皮村,要求“所有出租土地上的公寓”里人们必须撤离的当晚,该地一处标语。 2017年11月27日

新街口外大街,路边已经搬离的一处商户。 2017年11月30日

学校路边的政治宣传标语和堆砌的砖块。2017年10月3日

(作者为北京胡同小组发起人,该小组通过艺术来记录、表达北京的变迁。责任编辑:silva.shih@ftchinese.com)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