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塞勒获诺奖的里程碑意义

孙涤:塞勒致力开拓的行为经济学颠覆着百年来学界苦心孤诣营造起来的公理系统,标志新的诠释范式正登堂入室。

塞勒教授获本年度的经济学诺奖不是新闻,现在才来讨论似乎有点炒冷饭。不过,从他作为一个经济学界的异端分子而独享殊荣来看,意义非比寻常。塞勒致力开拓的行为经济学,从核心理念到方法工具,颠覆着百年来学界苦心孤诣营造起来的公理系统,标志新的诠释范式正在登堂入室。他富有成果的探索的一个主要结论,是人类经济活动的近代解释的一个核心公理假设,“经济人”(Econs)本不存在,而被理论所舍弃的“常人”(Humans),始终在现实中承担选择和决策的主角。通常被称作“变态”(anomalies)的选择行为正是常人的常态(normality),人们的行为,眼下被说成“新常态”的,却是过去数百万年智人在生存进化中铸就,尤其是近一万年来定居农耕文明所塑造的常人的本性行为。常人回归到常态,塞勒助其正名,因而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无独有偶,这百年以来人们前仆后继执意要建立的理想社会,也因为违背常人的本性,代价浩大而终无成果。

塞勒之获奖或许应该更早若干年。2012年的诺奖颁给了法玛和席勒两位教授,这种平分秋色倒更像是“各打五十大板”,引起了人们的嘲讽,因为这两家的学说,从途径到旨趣,实在是南辕北辙的。瑞典评委的首鼠两端,表明了当时的学界对经济研究的范式是否在发生转换还吃不太准。旧范式的裂隙早已呈现出来,2002年的经济诺奖就已颁给了卡尼曼教授,一个“局外”的心理学家。卡尼曼在推进行为认知科学上居功厥伟,他和塞勒有多年的合作,他们追随1978年诺奖得主西蒙教授的“有限理性”学说的指引,在三个“有局限”(bounded)的层面——有局限的理性、有局限的认知计算能力、有局限的自利追求,展开探索而成果丰饶,才有了眼下的进展。

好在塞勒的一本新著,已有了中译本《“错误”的行为》(中信出版社,2017年),其中记述了行为经济学探索和完善的历程,许多故事掌故行云流水般道来。

其中有一则故事谈到了塞勒在网络泡沫爆裂的前夜给出了精准预测。人们通常认为席勒教授对网络泡沫的警告,早了四年就提出的。席勒在1995年给美联储作报告时的分析,引起了当时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反省,格老的名言“非理性繁荣”也因此成了席勒1996年的畅销名著的书名。值得注意的,是塞勒并没因为自己的准确预测而洋洋自得,他反而下定决心,自己以后再也不做此类预测了。因为他知道这种预测极难,其正确性很值得质疑,误导的影响往往更厉害。纵然你的预测最终得到印证,也不就等于在投资上能成功。譬如说,要是依凭席勒的预言来做空,你多半是熬不到四年,在市场崩盘之前就得被迫“割肉”出局的。既然做不到“领先市场半拍”来逆势操作,我们又能怎么做才好?塞勒在书里有许多忠告,我想我们都有兴趣了解。(当然,他自己公司的业绩表现可圈可点,长期列在“晨星”评价的五颗星机构。)

塞勒很坦率地承认,行为经济学的成效最有效的应用竟然是在金融市场,这在他和所有的同行都是始料未及的。在学理上,金融领域是最符合经济分析理想条件的市场,然而吊诡之处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成为新旧两种范式的竞技试验场,从而判别孰优孰劣。塞勒认为,“变态”和偏误之所以能被捅穿和证伪,乃得力于计算机处理和收集数据的巨大能量,亿万次的交易结果能被实时揭示出来。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