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塞勒获诺奖的里程碑意义

孙涤:塞勒致力开拓的行为经济学颠覆着百年来学界苦心孤诣营造起来的公理系统,标志新的诠释范式正登堂入室。

依笔者个人浅见,经济理论的模型并没有把信贷经济这个至关重要的部分涵盖得妥当。一般的市场模型(为了分析的简便)往往割裂生产者和消费者,彼此不能转换至少不能无时滞地转换。但是在金融投资市场,供方和需方两重对立的角色往往由一身兼任,瞬间就能切换,对冲操作更是同时集两种角色于一身。索罗斯的“反身性原理”所指的,就是同一投资人群体内部的“正反馈”激荡。唱过卡拉OK的人都会有体验,当麦克对着喇叭箱时会激起啸叫;在金融投资,则可能酿成市场的熔塌!早已有人认清了这种时不时发生的危机现象,进而驾驭之。譬如,投资理论巨匠格拉汉姆把它比喻成“市场先生”,巴菲特等实战大师更趁着市场先生癫狂之际,捧着澡盆来接盛“天上掉下来的金雨”。要是没有市场先生的愚蠢发作,巴菲特戏称,我将沦落成沿街乞讨的穷汉!

回顾行为金融学的演讲历程,塞勒特别推崇凯恩斯,尊其为开山鼻祖。凡读过凯恩斯原作的,都了解他文辞隽永寓意深远。塞勒认为凯氏的名著《通论》里面最精彩的不是有关政府的有形之手的论断,而是他对金融市场投资行为的透视。凯恩斯对人性洞察卓然,不但因为他的聪慧和学养,尤其来自于他真枪真刀地在股市拼搏,包括长期主持剑桥学院的基金,并曾在大萧条中濒临过个人破产的经历,一般学者则多半是纸面上谈风险,不敢真金白银到市场上冒险。大家知道,凯恩斯有选股犹如选美的妙喻,认为在股市投资这样的人际间博弈里面,选股的要点不在于你自己的喜恶,而在于你如何判断投资大众是怎样看待那只股票的。凯恩斯这样的解释是否真的具有实战价值,塞勒曾有过测试。

在FT(《金融时报》)的组织下,塞勒团队1997年在英国操办了一场公众竞赛,胜出的人可以赢得两张伦敦到纽约的头等舱往返机票(由英国航空公司赞助)。条件是从0到100你猜一个数字,最接近于所有参加者提交数字的平均值的2/3者得胜。

假定一般的人所猜的数字居中,是50的话,那么你猜33就能赢;不过这只是第一轮的猜测,如果大多数人也明白第一轮结果是33,进而做下一轮的猜测,那么结果就是33的2/3即22,然后是第三轮的猜测,得到的则是14或15——22的2/3…… 这个多层博弈就像古代的一个著名寓言,庄子和惠子在濠梁上的斗智。惠子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反讥道,“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惠子于是反驳又说,“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

多轮博弈,实质上是在博傻,直到0,所谓的“纳什均衡”为止(可以证明这个“纳什均衡”是唯一的)。事实上,的确有不少人,多半是些受过高等经济训练的,猜的数字是0或者1。竞赛最终获胜者的数字却是13,也低得不可思议。塞勒对参加者为什么选他的数字的理由做了访谈和分析,加深了他对人们的吊诡行为,其实是固有的“常态”,及其动机的理解。

塞勒和他芝大的同事法玛教授,办公室在同一幢楼的上下层。他对法玛抱有敬意,但对法玛致力构造的“有效市场假说”(EMH)有深刻的剖析。指出EMH的两个假定,其一是“市场价格无误”、其二为“没有白吃的午餐”,在常态下都不靠谱。总之,有兴趣的读者不妨阅读《‘错误’的行为》,常情常理而又脍炙人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本文编辑徐瑾jin.xu@ftchinese.com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