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文革

在中国大陆之外尝试“接地气”

丁学良:在中国大陆之外讲授文革课,给这门课接地气的可能性造成多种困境,我必须寻找合适的“地气连接闸门”。

在西方东方大学里讲中国文革课28年,我深刻感受到的第三大区别,是大学所在的社会对本课题的关切度不同所带来的教学效果之差异。讲授中国文革课,不能在发生了这场巨型社会运动的中国大陆进行,不言而喻,给这门课接地气的可能性造成多种困境。在异地讲中国文革,我要寻找合适的“地气连接闸门”,就得作多重的尝试。

接地气与否的两类主要机会

我观察到的关键是:有没有学生运动发生是第一号的地气连接闸门。只要大学所在的社会发生了某种形式和规模的学生运动,就会猛然增添该社会对中国文革课的普遍关注,当地媒体就会大幅度报道该课程,选择上这门课的学生就大增,特别可贵的,是他们对课程的认真投入度就显著加深。不得已而求其次,如果大学所在的社会本身没有学生运动发生,但远在中国大陆发生了某种形式和规模的学运风波,所起到的“地气增量”效应也是挺明显的。第二号的地气连接闸门是中国大陆的政坛态势,假如内地发生了戏剧性的高层政治动向,也会引发上面所说的海外公众舆论对文革课程的关切度提升,刺激当地学生的求知劲头。

我在哈佛本科生院当文革课助教的那几年期间,美国本土并未发生有规模的学生运动,但却遇上了1980年代末的特大中国学潮。我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那三年(1995年年底至1998年年底),该国大学校园里时不时的有学生小团体为原住民历史上的遭遇——他们的孩子有些被政府福利部门以父母照管不周的理由转给白人家庭抚养——游行抗议,喊出的口号吓死人,诸如“澳大利亚的种族灭绝!”,但应者寥寥,不能算是可观的学生运动。那三年里中国大陆也没有发生学潮。在香港教学的多年里,最与文革课能够接上地气的重大事态,要数本地2014年夏季鼓吹和随即发生的“占领中环”风潮;以及从2012年开始,内地时隐时现的以薄熙来和周永康等“野心家、阴谋家事件”为标记的一连串戏剧性的政治风波。

每当这样的接地气闸门开启之际,我必须在中国文革课程里增加纵向和横向对比的讨论,这正是比较政治社会学专业的一大亮点。这么说,并不意味着要添油加醋搞炒作。恰恰相反,是要在公众舆论热哄哄的氛围里,尽可能冷静客观地解释当前的事态和早年的文革相比,有哪些要素是同一性质或遥相呼应的,还有哪些核心元素是不一样的,尽管表面上看起来有类似之处。鉴于1989年代末的中国学潮和文化大革命之间的对比,已经发表的研究作品汗牛充栋,此处不再复述。另外两个事态所触发的公众舆论、学生关注和广泛误解目前仍然余波不断,在此还需要交代一下我在文革课中如何应对相关的疑问。

对文革真相越了解,对激进主义越警惕

香港在“占中”发起之前和行动期间,很多本地及外地的评论员把它比作中国文革的小型翻版。这种类比当然有其符合史实的少许成分:两者都是由高等院校里面首先起事的,以大中学生为主的青少年是风暴的先锋,学生自发组织上街“搞事”带动了更多的普通市民参与,其间也发生了少许的暴力冲突。但是,仅仅这些表面的相似之处并不能证明,香港的这场在高峰期有多达数万人卷入的街头行动,就是文化大革命在特区的重演。中国大陆文革深层最关键的诸多要素,远没有可能重现于香港的“占中”运动,诸如最高领导层的成员直接操纵学生组织、整个行政系统和公检法机构的瓦解或长期瘫痪、因此只好动用正规部队管控社会即全面实施军管、民间对立的几派组织各自抢夺大量武器装备搞武斗,等等。笔者当时就在课堂内外做出这样的解释,虽然力求客观中立,却未必被最激进者所接受(参阅李春、杜宗熹:“台湾太阳花、香港占中与文革不同”,台北:《联合报》,2016年5月19日)。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