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经济大势:中国、美国,欧盟和英国

我们尤其需要观察中国在经济增长和结构改革之间如何选择、美国的税改计划、英国的退欧实验以及欧元区的货币政策。

中国:刺激政策拖延改革议程

至少眼下,中国再次证明了怀疑者是错误的。在2017年前9个月内实现6.8%这一出奇强劲的增长后,今年全年中国经济有望实现自2010年以来首次增长加速。

自去年年初沪深股市崩盘、人民币贬值以来,全球对中国经济前景的看法已经彻底转变。人民币汇率在经历了史上表现最差的一年之后,如今已经收复了大半失地。资本外逃局面——既带来金融风险,也是经济信心下滑的象征——已经大大缓解。

虽然爆发全面危机的可能性看起来越来越小,但几乎没有人认为北京方面已经从根本上解决了经济面临的中长期挑战。其中包括:依靠举债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制造业产能严重过剩;国有企业效率低下。

外国经济学家长期以来一直敦促中国减少对投资和出口的依赖,同时增加消费。他们忽视了一点,中国消费增长始终保持健康,超过了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

尽管加大健康和教育等社会服务上的支出对推动消费增长有所帮助,但经济学家表示消费增速大幅提高是不现实的。

相反,“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与投资放缓有关,这样消费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就可以更快增长了。

这要求减少以投资为重心的刺激计划并容忍GDP增速放缓——这是北京方面以前一直不愿做的。

政策制定者去年推出了一项重大刺激计划,以确保10月中共十九大召开前经济强劲增长。

财政支出流入基建,把今年前8个月基建占固定资产投资的份额推至历史最高水平。这帮助填补了私人投资急剧减少留下的空白——制造业和住房是私人投资最大的两个领域。

由于钢铁、有色金属、水泥和玻璃等大宗商品产能过剩,制造商的投资意愿不大。在住房方面,政策制定者担心房地产泡沫,已经开始收紧抵押贷款并限制购房。

今年早些时候强劲的经济增长给政策制定者留出了喘息空间,可以退出刺激计划并把重点转向控制过度举债带来的风险。

虽然中国经济已经开始适度放缓,但问题是北京准备为实行结构性改革承受多大痛苦。

有理由保持乐观。劳动力缩减等人口因素,让中国经济能够在失业率没有相应上升的情况下,以较慢速度增长。

对于把社会稳定视为重中之重的中共来说,这一点至关重要。

吴佳柏(Gabriel Wildau)

美国:复苏可能受到自我伤害

经济的火箭燃料。今年9月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样形容他的税收计划,当时他向制造商发表了一场演讲,宣扬这项可能让政府税收收入减少1.5万亿美元的改革计划。

特朗普发起通过削减企业和个人税收来促进经济增长的运动,正值共和党人受益于有利的经济前景之际。然而,美国面临的政治和经济威胁可能会刺破“特朗普泡沫”。其中有些威胁正是他一手缔造的。

在明年之前税收改革可能不会取得成果,一些人担心这项改革可能压根无法通过。如果改革议案最终出现在总统的办公桌上让他可以签署成为法律,那么它可能会是将导致财政赤字扩大的一揽子方案。这将在短期内提振经济,但由此带来的公共债务水平上升可能会损害长期增长。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