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全球资本市场从低波动走向高波动

夏春:全球资本市场将从2017年低波动环境进入到2018年高波动环境,在此背景下,投资者应采取怎样的策略?

如果只用一个关键词来回顾2017年全球资本市场的表现,我会选择“低波动”三个字,大家可以更加通俗地理解为“低风险”。

2017年资本市场最特殊的表现就是:全球的股票、债券、商品和外汇市场的波动率从2016年大幅度下降,其中美国,欧洲,日本,新兴市场股票市场的波动率,无论从实际波动率,或者用恐慌指数来衡量的预期未来波动率,以及年内大盘指数回撤的幅度,都创下了30多年以来的历史新低(美国股市这几个指标更是创下了1926年有详细日度数据以来的新低)。相应地,这些市场的股票指数不断创下新高。例如,美国道琼斯指数创出了超过70次历史收盘新高,累计涨幅超25%;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和香港的恒生指数的涨幅分别超过了40%和30%。要知道过去30多年全球股票市场也经历了几轮牛市,在牛市中波动率通常比较低,但低到2017年这个程度是超出大多数人的预期的。很可惜,大部分中国投资人错过了今年全球股票大牛市。

在年初,很多人就深信2017年会是一个金融危机爆发年,因为他们被误导,相信什么“金融危机十年轮回说”,或者更具体的以7结尾的年份会爆发金融危机的谬论。事实上, 1987年,1997年和2007年的三次金融危机,发生的背景和导火索完全没有共同性,并不能告诉投资人2017年会发生什么。我在2017年9月在喜马拉雅FM开始《投资必修课》,就是想帮助大家正确地掌握投资基础知识,而不被荒谬的观点所误导。值得一提的是,这么课程的核心内容和2017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行为经济和金融学是一脉相承的。

2017年全球资本市场波动率和风险创新低背后,有四个核心的原因:

首先,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金融危机后采取了应对措施,经历了漫长的8年多时间,同步进入到经济复苏阶段。这导致了各类影响资本市场表现的核心经济数据,比如进出口增长率,企业盈利率等等基本面经济数据都大大好于市场预期。

其次,各国的货币政策和利率环境依然比较宽松。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税改方案利好资本市场,在共和党控制国会两院的背景下通过的可能性很大,无论是企业和个人减税,还是海外收入回流的税收优惠,都让投资人充满乐观,积极入市。

再次,2017年全球政治没有出现“黑天鹅事件”。无论媒体怎么炒作,有经验的投资人正确预期到欧洲几场大选,主张脱欧派不可能胜出。亚洲的朝核危机,也不会真正走向战争,这一点懂得观察日本和韩国股市表现的投资人都会有共识;那些在微信圈流传甚广,认为特朗普被弹劾将引发2017年金融危机的预测文章,在真正了解美国政坛的投资人看来,是荒谬无稽的。

最后,美国金融危机后,股票市场连续7-8年的大牛市使得大部分主动管理型基金跑输大盘指数,被动管理型基金从2016年开始获得了投资人前所未有的青睐,资金大量流入,他们被动跟踪指数的策略,使得股票指数在2017年水涨船高。

如果只用一个关键词来展望2018年全球资本市场的表现,我会选择“高波动”三个字。有四个主要的原因,让我相信2018年的资本市场将呈现较高的波动率:

一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行为经济学创始人之一的丹尼尔•卡尼曼教授在他在著作《思考:快与慢》里提到,“均值回归”是人类社会可以被总结出来的少有的规律之一。有经验的投资人对于盈利和估值出现“均值回归”的现象比较熟悉,其实,波动率也有很明显的“均值回归”现象。2017年股票市场波动率创下历史新低,债券,商品和外汇市场波动率不断走低的情形,在2018年难以持续,波动率上升不是意外而是常态,继续走低才是意外;事实上,2016年恰恰是个资本市场高波动年,2017年的低波动也只是2016年高波动的均值回归。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