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儒家经济圈如何和而不同?

项兵:儒家圈GDP重回世界第一是一件标志性事件;由于缺乏对趋利相和的战略认同,儒家圈彼此间将合作共赢的“资产”变成了阻碍发展的“负债”。

【编者按】新年到来,回顾2017政经大事,展望2018宏观形势,中国经济还将面临什么样不确定性?金融风险何处?全球经济对于中国影响几何?FT中文网近期组织《2018年前瞻》专题,邀请意见领袖展开讨论,编辑事宜,联系徐瑾jin.xu@ftchinese.com。

东亚文明是多极世界文明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儒家文化也是东亚文明的内核,即中国大陆、以及香港、澳门和台湾、日本、韩国、新加坡及越南等八个国家和地区,都对儒家文化有一致认同感。参考“盎格鲁圈”(Anglo Sphere,盎格鲁圈,即指受英国自由价值观影响的、讲英语的国家和地区,前身都是英国的殖民地,核心是英、美、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的提法,笔者提出“儒家圈”(Confucian Sphere),其内部经济关系与结构可称之为“儒家经济圈”(Confucian Economic Sphere,CES)。

按世界银行数据,2016年儒家经济圈(CES)名义GDP总量达到18.95万亿美元,超过美国(18.57万亿美元)成为世界第一。曾几何时,儒家圈是世界的“中心”之一,中国则是儒家圈“中心”的“中心”——按照经济史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数据,中国1820GDP占世界总量的32.9%,远高于西方国家总和。 是次,儒家经济圈GDP重回世界第一,仅中国大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30%,又成为了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宰力量之一。

着眼于全球化竞合和中国再崛起,笔者认为发展与巩固儒家圈的文化认同感,整合与分享儒家经济圈内部资源,可能是一项具有重大意义的战略行动。

儒家圈的文化认同

儒家圈具有显著的文化同根性,其根植于中华文明及儒家思想,长期以中国的发展引领为文化认同的轴心。儒家圈在发展模式、社会结构、信仰和文明、文化和文字等许多方面也存在很大的差异性,与“盎格鲁圈”大为不同,这或许也是受儒家思想中“和而不同”理念的影响,求同存异,各有精彩。

儒家圈在以下几方面表现出的文化认同具有一定现实意义。

首先,重视教育,培养了人类有史以来数量最庞大的优秀劳动者。杜维明先生指出,儒家思想对教育的重视,可以视作一种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在儒家圈,始终有“言传身教”的家教训念,即使在21世纪仍被恪守传承。东亚经济奇迹,离不开教育的普及和高素质劳动力。

其次,勤勉、务实、肯干的传统,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儒家追求的是此世的价值实现而不是来世或者彼岸,表现在日常生活中就是儒家圈的人在此世勤勉工作。社会学家韦伯说,“中国人的勤勉与工作能力一向被认为是无与伦比的。” 这一点与基督教新教徒的勤勉精神,可谓殊途同归。

第三,重学习的传统。无论是基督教、伊斯兰教还是佛教,都有专业的布道者,有明显的自上而下的布道和服从教义的传统。儒家的学习理念则不同,“三人行必有我师”,“虚心使人进步”,这些观念反映出儒家勤勉、开放、包容的学习观。我们看到,儒家圈的企业家、职业经理人和员工,都有显著的勤勉和学习的传统。从技术到管理,从器物到思想,会抱着开放的学习态度,够博采众长,做到与时俱进。在日益复杂多元的全球化竞争中,儒家中庸包容的重学习的态度,或许更有助于以经济为手段,以思想和文化为基础,成为构建世界新秩序的积极力量。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