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税改

特朗普税改对中国真正的挑战

沈建光:美国税改短期内有积极效应,但未能解决导致美国竞争力下滑的实质性问题,长期而言,还将增加债务负担;中国税制的不合理之处同样需要改进。

美国税改作为特朗普上任总统以来最大的成就,将在今年1月付诸实施。针对这30年来美国最大规模的税改,国内普遍认为,税改对美国经济存在利好,能够刺激企业资金回流美国,并增加劳动者的现金收入,利好消费,刺激股市和分红,并对通胀有好处,对于美国经济而言是灵丹妙药。

然而,笔者近日与美国投资者交流后发现,上述观点未免太乐观了。相反,他们认为,特朗普税改收益最多的是富人以及低收入人群,大部分中产阶级并未得到多少实际好处,反而不少人群赋税增加,这使得从长期来看,贫富差距并沒有改善;同时,美国经济的症结在于偏低的劳动生产率以及落后的基础设施制约企业投资,税改无益于二者的解决,反而从长期来看加重赤字以及拖累经济增长,并非良方。更进一步,今年美国议会中期选举,而一旦共和党丧失两院中一院的主导权,特朗普政策将面临更大的变数,实为饮鸩止渴。

美国税改药不对症

去年底笔者访问了美国波士顿,旧金山,纽约,费城等地,与美国同事以及海外基金经理交流较多,发现在这些美国中高产阶层对特朗普税改的看法是出奇的一致,即没有太多乐观的期待,反而是多加了一些抱怨,对税改前景也充满担忧。之所以如此,在于笔者交流中普遍得到的以下几种解释:

第一,特朗普税改收益最多的是富人以及最低收入人群,大部分中产阶级并未得到多少实际好处。例如,提高遗产税起征点,将惠及美国最富有的排名前0.2%的家庭;商业房产等资产抵扣税赋,也有利于拥有商业地产的富有经营者;而原本只有大学教育可以享受的税收减免529计划,改革后也适用于K-12私立学校教育,其受益者仍然是能去私立学校就学的富有家庭。相反,原有可以抵扣个人所得税的州税、地方税则将改为不能抵扣,税改案中针对新购置房产的贷款利息扣除额限额从目前的100万降低至50万,将地方财产税抵扣额从目前无限制,改成最高只能抵扣1万元。这使得笔者接触到的大部分中高产阶级而言负担不降反升。

第二,税改虽能短期刺激资金回流,增加企业现金发放,甚至能够回购股票,提振股市,但未必能够刺激美国企业投资加速以及提升企业竞争力。海外投资者提及,当前美国企业投资不足并非受制于企业利润低迷。相反,2000年以来,美国企业盈利能力得到了长足的进展。影响企业投资热情并非税收,而是受制于如下两个主要因素:一是劳动力方面,美国劳动生产率从2005年以后停滞不前,与此同时,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技术进步与服务业发展使得传统劳动力技能并不匹配;二是美国配套基础设施陈旧落后,不少道路、桥梁老化,亟待修缮,影响了企业的经营和运输效率。从这个角度来说,减税并非良方,甚至增加赤字的同时,教育与基建方面的开支难言增加,无益于增加企业投资,与提升企业竞争力。

第三,资金从长远来看,有多大程度会回流美国,也取决于多重外在因素,并非减税单一因素决定。此次税改,纵然是降低了海外资金回流美国的成本,短期内对资金回流美国有一定的提振作用。但从长期来看,生产成本的比较、配套设施是否完善、劳动力技术的匹配以及市场需求的支撑,才是决定资金流向的重要因素,而结合当前美国劳动力成本较高,基建设施落后以及海外日益增长的市场份额而言,海外投资者认为,减税从长期来看引导资本回流的情况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