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中国在亚洲的“魅力攻势”

就像“马歇尔计划”,中国吸引菲律宾、日本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需要同时诉诸军事和经济方面的软、硬实力。

还有一些人认为,面对中国日益崛起和美国似乎在撤退的现实,这位菲律宾总统只是在尽可能的示弱。与杜特尔特会过面的一位亚洲外交官表示:“杜特尔特说,他没有放弃菲律宾的利益,只是理性行事,因为菲律宾实力较弱。”

对于这位承诺大举建设价值1800亿美元的公路、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总统而言,其转向中国战略的背后有着显而易见的财务激励。去年11月,李克强访问马尼拉,这是他担任中国国务院总理近5年以来首次出访该国。在他访菲期间,两国政府签署了涉及防务、基础设施和金融领域的14项双边协议,包括发行价值14亿元人民币(合2.15亿美元)的以人民币计价的“熊猫债券”,由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承销。

中国的财力支持成为杜特尔特政府振兴菲律宾经济、同时增强自身合法性计划的关键因素。当美国奥巴马政府和欧盟(EU)指责杜特尔特政府的禁毒战争存在未经法庭审判处决犯人的情况时,中国采取了一贯的立场,不多嘴评判别国如何处理这种“内政事务”。

自杜特尔特“北靠”以来,本就增长强劲的菲中贸易更是突飞猛进。去年,中国超过日本,首次成为菲律宾最大贸易伙伴。2012年中菲双边关系变得紧张时,中国禁止进口菲律宾的香蕉和菠萝,就在杜特尔特访华之前,该禁令被解除。

中国在同期内采取的改善中日关系的做法也有着类似的轨迹,只不过它遭到日本公众舆论的反对更甚于在菲律宾。2016年8月期间有超过20艘中国海警船抵达尖阁诸岛海域,其中一些配备有武器,声势超过以往,这加剧了中日两国围绕该岛屿的紧张局势。

当月日本官员与王毅在东京的会面在当时看来注定将是一场激烈的交锋,这是王毅自2013年3月担任中国外交部长以来首次访日。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的双边关系在2012年9月遭遇重创,当时东京政府决定从私人所有者手中购买尖阁诸岛,这引发了中国各地大规模的反日抗议。

但让日本方面感到意外的是,王毅在访日期间试图缓和、而不是加剧紧张关系。据参与会谈的人士称,中国政府对于日本对华投资放缓尤为担忧。2011年,日本还是中国最大的外国投资来源。5年后,日本滑落到第五位,因为日本企业将注意力转向东南亚和印度。

“(2016年)8月的时候,我方与中国的关系是非常紧张的,”一位日本外交家表示,“我们对于接待王毅怀着复杂的心情。但他到访时带来了中方愿意与日本开展经济往来的微妙信息。”

王毅的友好姿态受到日本制造商和安倍晋三的欢迎。上述外交人士补充称:“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日本重新发现了中国市场,因为中产阶层消费者已经崛起,而5年前不是这样。”

随着中日关系继续改善,安倍晋三派遣日本执政党自民党(LDP)干事长二阶俊博(Toshihiro Nikai)参加了去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接着,去年11月,安倍晋三分别与习近平和李克强在两个地区论坛上会面。

“与习近平和李克强的两次会晤都很成功,”据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这可能是安倍晋三与他们进行的最好的会晤了。”

罗宾•哈丁(Robin Harding)东京、格雷丝•拉莫斯(Grace Ramos)马尼拉补充报道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