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民粹主义

特朗普当选与英国退欧不再是同类

拉赫曼:导致特朗普当选和英国退欧的民粹主义情绪是类似的,但这股情绪在两个国家的后续发展截然不同。

英国退欧公投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胜选将成为历史上永远被联系在一起的事件。两件事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相继发生。两者都代表了对于相似选民群体有感召力的民粹主义造反。

特朗普当选后,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成为了首位拜访这位美国新总统的外国领导人。两位领导人牵手而行的照片,迅速成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和退欧后的英国关系亲密的象征。在欧洲主流政治家看来,“特朗普和英国退欧”(Trump and Brexit)已经成为他们一直试图打击的势力的代名词。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事实已经变得很清楚,特朗普当选和英国退欧实际上并非“同卵双胞胎”。两者更像是随着时间流逝关系越来越疏远的远房亲戚。

特朗普现象与英国退欧这两件事不仅看上去不同,实质上也不同。特朗普每日都在违背对一位美国总统应如何行事的传统预期。相比之下,梅的举止没有丝毫差错。她绝不可能在Twitter上称自己是一个“精神状态非常稳定的天才”,就像她绝不可能穿件睡衣去参加欧盟(EU)峰会一样。

在执政初期,梅乐观地提出,自己跟特朗普或许会合得来,因为“两极相吸”。但是现在她已经放弃了这种幻想。当特朗普转发英国一个极右组织的帖子时,梅不得不对他进行谴责。不出所料,特朗普回击了,尽管他最初将怒火指向了一个错误的特里萨•梅账户——痛斥了一名在Twitter上仅有6个粉丝的英国家庭主妇。

这件事的滑稽性掩盖了一个严肃的政治差异。作为总统的特朗普一直对反穆斯林言论来者不拒,而梅一直对这种言论避之不及。这种差异是特朗普激进民族主义与梅谨慎传统的全球主义之间更广泛分歧的一部分。

因为,尽管许多欧洲人和留欧派英国人相信英国退欧只是一次民族主义“抽风”,但梅政府决心赋予它一种不同的意义。梅认为,脱离欧盟是打造一个新未来——“全球化的英国”——的机遇。她强调了自己对国际化、基于规则的自由秩序的支持。相比之下,特朗普仍是一个自以为是、信奉“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者,对所有国际机构——从联合国(UN)到世界贸易组织(WTO)——都存在深深的质疑。

这些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导致了决定退欧后的英国和特朗普治下美国之间的政策分歧。双方都不愿强调这些分歧。但英国在一系列问题上都支持欧盟,而非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时,英国坚持遵守该协定和欧洲共识。当白宫宣布计划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时,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此外,特朗普很想撕毁伊朗核协议,而英国则站在欧盟其他国家那边支持该协议。

或许影响最重大的政策分歧在于如何对待WTO。特朗普政府通过阻止WTO上诉机构法官的任命,悄悄地给这一世界贸易机构使绊子。但一个正常运转的WTO对梅的英国退欧计划至关重要。英国强调,如果无法与欧盟达成新的贸易协议,它将转而退守WTO规则。特朗普的议程可能会破坏这个英国赖以保底的机构。

支持英国退欧的一些理论家仍坚持认为,英国是以美英两国为核心的英语国家“盎格鲁文化圈”的一部分。但退欧公投以来的英国外交政策选择表明,英国实际上更愿意接受法德的世界观,而非美国的世界观。梅政府与特朗普政府之间的多次有节制的冲突,突显出英国如今已在多大程度上推行独立的外交政策。如果英国退欧谈判达成一个算得上友好的结果而特朗普仍坐镇白宫,退欧后的英国可能更容易向欧盟、而非美国靠拢。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