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核危机

从慕尼黑到板门店:绥靖主义的幽灵在徘徊

王鹏:韩国可能没有从与平壤政权打交道的历史经验中汲取足够教训,反而在绥靖主义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综上所述,我们基本可以做出判断,朝鲜此次“转软”,其实质为“烟雾弹”的可能性远远高于“橄榄枝”,这也意味着,让韩国方面兴奋不已的所谓“转机”,让中国方面颇为得意的“朝鲜事实上接受了双暂停建议”,很有可能不过是缓和局势的策略手段,旨在为消解国际社会制裁腾挪空间,同时积蓄力量,以获取新的、更为强大的核实力。

作为“薄弱环节”的韩国:在绥靖主义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政府高层人士1月8日表示,政府正考虑在平昌奥运会(2月9日开幕)和残奥会(3月9日-18日)期间暂停对朝单边制裁的方案。这位人士表示“1月9日举行的韩朝高层政府间会谈上,双方将讨论朝鲜代表团是否参加奥运会的问题”,“在对朝制裁的局面下,朝鲜代表团访韩受到了诸多限制,政府正在寻找解决对策”。

很遗憾,我们似乎看到,朝鲜的南方邻国可能并没有从他们历史上与平壤政权打交道的经验中汲取足够的经验和教训,反而在绥靖主义的“老邪路”上又陷一步。

所谓“邪路”是指绥靖主义不仅不能促使平壤改弦易辙,反而因客观上化解外部压力、事实上提供资源和资金、道义上为其非法拥核行为开脱而襄助、促成其核野心的实现。《史记•魏世家》有云:“且夫以地事秦,譬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在虎狼之秦历代君王将“并吞天下”确立为国家核心战略之后,任何国家的绥靖之举、机会主义之心,都只能加速他们的集体灭亡。所谓“老路”则是指在过去的数十年中,此类行为及其后果已经重复多次,故在半岛安全的语境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

如何理解他们对于“绥靖主义”的重复选择以及选择背后所隐含的某种战略偏好?作为严谨的学术研究,在此我们可能要首先排除目前流行的关于青瓦台领导人个人层面的种种未经证实的谣言。接下来,从公开的、被普遍采信的信息来看,同时结合现实主义的结构性分析,我们似乎不得不承认俄国革命设计师列宁在一个世纪前的先见之明。如果套用他那著名的句式,我们或许可以这么说:

在国际社会制裁、孤立朝鲜的“统一战线”中,落实制裁的动机和能力在各个国家是极不平衡的。……平壤不能同时战胜美、中、韩、日、俄等参与国际制裁的国家。它将首先在一个或者几个国家内实施楔子战略(wedging strategy,旨在分裂、离间对手的一种外交手段)并获得胜利……首先在薄弱环节获得胜利。

进一步追问,那么谁又是这个“薄弱环节”呢?从地理邻近、综合国力、战争能力、抗压性/脆弱性、民心向背等诸多指标来看,似乎都指向同一个国家——韩国。首先,韩国对半岛战争最为敏感,因为其脆弱性最强,一旦发生战争,其国土,尤其是集中近三分之一人口的首尔京畿地区将首当其冲遭受不可承受的打击。

第二,同一民族的固有属性使朝鲜对其始终具备一个独特的统战资源。韩国的领导人处于一个两难之中,一方面他们需要唤醒高涨的民族主义为自身政权、国家合法性背书;但另一方面这种大韩民族主义越强烈,又客观上为北方强邻的“民族大义”话语自动提供背书,使其能够屡屡得手。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