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俄罗斯能否帮助中国冰球突飞猛进?

上世纪70年代,“乒乓外交”奏响了美中建交前奏。如今,随着地缘政治格局逆转,普京开始了自己的“冰球外交”。

此外,根据《福布斯》(Forbes)的报道,昆仑鸿星将参加普京于2008年创立的俄罗斯大陆冰球联赛(KHL),普京的好友、拥有150亿美元身家的油气巨头根纳季•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担任联赛主席。去年,KHL的教练、球员和工作人员纷纷奔赴北京驰援,而季姆琴科个人也入股了昆仑鸿星。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季姆琴科受到了美国财政部(Treasury Department)的制裁。

正如在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 1972年访华(并最终推动中国脱离苏联阵营)之前,中美乒乓球运动员之间先展开了交流一样,如今,随着地缘政治格局逆转,普京开始了自己的“冰球外交”。对乌克兰战争后受到国际孤立的俄罗斯而言,巩固对华关系已成为一个战略优先事项。同理,对正在对抗美国在亚洲的霸主地位的中国而言,俄罗斯也是一个便利的防护工具。

亚洲开发银行(ADB)前副行长、今年早些时候被任命为昆仑鸿星董事会主席的赵晓宇说,乒乓外交大家都知道,眼下的事态显然有政治色彩。

两位北京男子在冰冻的护城河玩冰球

此次俄中冰球合作受到了两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昆仑鸿星俱乐部既不缺人,也不缺钱。“我们(在财务上的)得到了很好的关照。”鸿星前锋叶劲光(Brandon Yip)说。中国两家蓝筹企业集团——中信(Citic)和万科(Vanke)赞助了该队,这无疑是球队得到官方支持的信号。但合作要真正发挥作用,就必须吸引中国观众——专家认为中国球迷不喜欢运动中的身体接触和暴力,而这两种情况在冰球运动中都不少。也没有任何中国本土球星能像上海出生的姚明当年轰动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NBA)那样,让中国人爱上冰球运动。

赵晓宇说:“在这项运动的娱乐性与竞赛性之间保持平衡,着实是一大挑战。如果你不能赢得比赛,人们就会失去兴趣,让他们保持兴趣的唯一办法就是不断赢球。最好有一些中国球员,观众当然更喜欢看到亚洲面孔。”

赵晓宇现在是代表队伍的中国面孔,目前这支队伍还不是很“中国”。风趣又有长者风范、说着流利英语的赵晓宇曾在多个多边金融机构代表中国政府。

他指着自己办公室里的一根冰球杆开玩笑说,他一直在训练——尽管他承认,被选中更多是因为他的国际商务交往技巧,而非他对这项运动的了解。

他说,政治并非昆仑鸿星项目唯一的一面,也并非最重要的一面。他相信,在中国中产阶层全球崛起的推动下,冰球在中国将成为一门大生意。

他说:“冰球是中上等收入国家的运动,需要装备、训练,花费高,且需要长时间积淀。冰球运动在上层阶级和上层中产阶级中很受欢迎——他们玩得起这项运动。这是你的发展层次没有达到一定水平就无法负担的运动。它也标志着中国已经达到了这一水平。”

对于一项在全球拥有一百万注册冰球运动员的运动而言,中国市场无疑代表着一个相当大的机遇。目前,中国只有1000余名业余成人冰球运动员,主要集中在东北地区。但在中国,体育运动还必须顺应政治优先度——冰球如今便是优先发展的对象。中国政府已制定计划,到2022年新建500座滑冰馆;许多中国城市也响应北京获得冬奥会举办权,将冬季运动列为中小学必修课。在北京,2008年成立了一个拥有4支球队、60名球员的少年冰球联盟;如今,该联盟已经拥有130家俱乐部、3000名少年冰球员。冰球­门票已成为众多学校宣传推广活动的一部分。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