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俄罗斯能否帮助中国冰球突飞猛进?

上世纪70年代,“乒乓外交”奏响了美中建交前奏。如今,随着地缘政治格局逆转,普京开始了自己的“冰球外交”。

事实证明,找到球员并没有那么难。正如鸿星队另一名加拿大籍球员赵传礼(Brayden Jaw)所说:“(打职业冰球的)中国球员实在太少了,以至于我们互相都认识。”但这些“ABC”——在美国出生的华裔——球员在他们的推定祖国遇到了质疑:他们到底有几分是中国人?

在与小丑队比赛的两天前,这支队伍飞到上海与球迷见面,中国人趁机测试了一下这个问题。许多新球员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他们在赛场上所代表的国家。鸿星俱乐部组织了一次欢迎仪式,有当地官员出席致辞,还有活跃气氛的啦啦队表演。最后,当晚的司仪大声说:“让我们来见见我们的中国球员吧!”六名球员上了台,接受司仪戏谑地“拷问”。

“你能用中文说‘Hello’吗?”司仪对叶劲光开玩笑道。“呃,Hello。”叶劲光用英语答复,然后试着说了一句“你好”,引来一阵掌声和笑声。这名来自加拿大的前锋拥有四分之三中国血统、四分之一爱尔兰血统,从杜塞尔多夫来到中国加入鸿星。

接下来是建安,他曾经效力于捷克的特瑞尼克队(Trinec),去年夏天接到邀请为他的祖国(或者说是他母亲的祖国)效力。在注意到建安的名字后,司仪又发现了一个检验球员学识的机会。他说:“你的中文名让我想起了曹操的文学风格。”明显摸不着头脑的建安乐呵呵地回答道:“好吧,是嘛!”

只有袁俊杰会说中文。2016年6月,当昆仑鸿星队组建时,袁俊杰正效力于美国爱荷华虹鳟队(Idaho Steelheads)——美国一个二流冰球联盟球队。他欣然接受邀请来到中国,成为了代表鸿星队的中国面孔;他接受了中国《GQ》杂志的采访,甚至有了自己的公仔形象。袁俊杰用流利的普通话对球迷们说:“我很高兴能在中国打冰球,让我有机会结交朋友、更好地接触我的文化。”

正如那次仪式所表明的那样,鸿星队的球员显然分成两种,一种是专门为奥运会挑选的球员,另一边是其他球员(赵传礼称,“我不喜欢那么出挑。我们最终是一个团队。”)。但中国球员必须认真思考自己对中国人的身份有多大认同感。中国法律禁止双重国籍:任何取得中国国籍的人都必须放弃现有国籍。唯一这么做的运动员是出生于伦敦的马术运动员华天(Alex Hua Tian),他为了参加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而加入了中国国籍。

在六人中,只有袁俊杰表示肯定愿意这么做。“我来自美丽的中国,所以中国就像家一样。我会放弃加拿大公民身份来换一张中国护照。至于其他人,我不太确定。他们中很多人都是第三代或第四代华裔,不会说中文。”

然而,对于鸿星队一些球员来说,为了避免冬奥会冰球一败涂地,中国官方似乎肯定会设法破例。

“有些事正在计划中,但是我不认为会有双重国籍。会是更灰色的做法。”袁俊杰表示。昆仑鸿星队的董事会主席赵晓宇拒绝具体解释,但他提到了为冰球队员破例。“有一种办法,”他神秘地说,“韩国是这么做的,中国为什么不行呢?”

与此同时,鸿星队依靠已归化的中国球员的计划遇到了麻烦。虽然该队在赛季开头打得不错——在头12场比赛后,他们在KHL东部排名第一——但是他们在11月遭遇了连败。教练基南试图把袁俊杰调整到一支较低级别联赛的球队去。但受到中国球迷喜爱的袁俊杰拒绝离开。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