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航班

坐经济舱如何倒时差?

克拉克:即便是对我这个澳大利亚人,长途飞行计划也令人生畏。因此,我决定梳理一下真正有效的倒时差诀窍。

最近,我从澳大利亚飞回伦敦。经停迪拜期间,澳洲航空(Qantas)一位和善的男士让我在行李箱上挂上姓名标签。“您的这只笔真是棒极了。”看到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笔,我一边在标签上潦草地写上自己的大名一边夸赞对方。“谢谢,”他说,“不过这其实是您的笔。”尴尬的是,这还真是我的笔。时差搞得我心神恍惚,以至于忘记了自己几分钟前把这只笔从包里掏出来。

为我自己辩白一下,当时我刚从墨尔本出发的夜间航班下来,在飞机上度过了无眠的14个小时——安全带让我只能直挺挺地坐着,旁边还有一排哭哭啼啼的婴儿。但那一刻我还是心生忧虑,因为特别不凑巧的是,那周我还得飞行一整天,到智利最南端的一个地方出差。即便是对一个澳大利亚人来说——澳大利亚是长途旅行专家之国——这种紧挨着的长途飞行也令人生畏。因此我决定梳理一下真正有效的倒时差窍门,而不是有关这个话题的大量胡扯。

先从后者开始,令人吃惊的是,现在人们得到的建议依然常常是像奥运选手或者没工作的人那样准备迎接长途飞行。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就是一个典型。NHS有关时差的页面写着一条漫不经心的建议,要搭乘航班的人应该“开始提前或延后一、两个小时就寝或起床,尽量向目的地时间靠拢”。

这条建议假定人们都拥有极大的意志力,而且更重要的是,你还需要有一个让你翘班睡觉的老板。这条建议就和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的终极时差顾问一样“实用”——后者是一个在线计算器,告诉你何时避开光照,何时接触光照。

作为英国《金融时报》前航空航天记者,我并不怀疑大量研究的结论,即在正确时间接触光照能够调整生物钟,从而抑制时差反应。但在现实生活中没什么机会用上这样的建议。从澳大利亚返回之后,我尝试了一下英国航空的计算器,得到一条令人困惑的建议,“在凌晨0点到2点30分之间接触光照”。

针对飞行期间的建议更糟糕。人们常常被建议在客舱内做两件相互抵触的事情:持续喝水,尽可能地多睡。也许这对那些有个铁膀胱和超强入睡能力的人管用。普通人就算了吧,尤其是坐经济舱的人。

说到经济舱,一些企业掌门人提出一类特别的无用建议,比如科技集团联想(Lenovo)的首席执行官杨元庆。

“选择午夜航班,然后在飞机上好好小睡一下,”他告诉《中国日报》(China Daily)。如果你有无限的商务舱机票,那么这条建议有点道理。遗憾的是我没有,这很可惜,因为我不情愿地得出结论,对抗时差的遥遥领先的最有效武器是坐商务舱出行。

在没法坐商务舱的情况下,我有另外3个小诀窍。把飞行旅程分成两半,中途停留一下是遥遥领先的最佳办法。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尝试过,直到一个落户中东的澳大利亚朋友表示,他对这种做法推崇备至。通常他会在飞行旅途中在机场酒店停留足够长的时间,以便睡上8小时,再登机进行下一段飞行。显然这需要更多时间和金钱,但额外的花销很少超过升舱费用。可惜的是,这一趟我飞往智利没法用这个窍门,因为我得和其他人的行程保持一致。但我刚刚在迪拜尝试了一下,之后就没有再重复认不出自己的笔的尴尬事件,这让我成为这种方法的忠实信徒。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