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比特币

把比特币当礼物送人?

布拉德肖:圣诞节时,我送比特币给家人作为圣诞礼物。结果让我深深地体会到,我还只是玩加密货币的菜鸟。

圣诞前夜,家里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坐在床上,疯狂地查看比特币的价格。

在此几个星期前,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用加密货币作为圣诞节礼物送给家人。距圣诞节只剩下几个小时的时间,我的礼物看起来远没有我原本希望的那么慷慨了。

一切源于一次晚餐聚会,这种事情通常都是这样发生的。我的朋友中有一对夫妻,两人都在科技行业工作。他们说,几个月前买了比特币,现在已经赚了好几万美元。

当时是12月中旬,比特币价格徘徊在17000美元左右。在那之前的几个月里,价格上涨了好几倍,似乎没有理由认为泡沫不会继续膨胀。

我以前从未涉足过购买加密货币,至今我仍然看不到它有什么实际用途,而且我在投资时,通常会采取更为安全的策略。但我的想法是,送父母和岳父母比特币让他们尝尝鲜,可能会为圣诞节晚餐创造一些餐桌上的话题,同时,如果传统金融体系全面崩溃,陷入加密-无政府状态(crypto-anarchy),这也算给他们开辟了一条小小的退路。

于是,我下载了加密货币钱包应用Coinbase,并准备购买一些比特币。(当时,Coinbase在iPhone的App Store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这一点让我更觉踏实; 也许,我当时就应该意识到,这是市场即将见顶的信号。)

建立一个Coinbase账户非常简单,但首次用信用卡交易的限额是400美元。所以,我最终给父母和岳父母每人买了100美元的比特币——这笔金额太小,即使它们瞬间化为乌有,也不用担心。但是,如果比特币继续定期翻番,也足够他们外出吃一两顿像样的晚餐。

很快,我的眼睛就粘在了比特币走势图上。几天之内,比特币价格再次跳涨, 距离20,000美元只差几美元。我的计划是,在圣诞节那天,包上一包硬币巧克力,作为礼物送出,然后拿起家人的电话,帮助他们设置钱包,这样我就可以把他们的虚拟财富存入其中。

还没等到我回家过节,比特币的价格就开始暴跌。12月23日,这个话题出现在我家的早餐桌上,当时我父亲挥动一份《金融时报》周末版的头版,上面正是我不愿看到的比特币突然“下跌30%”的消息。

然而,Redditor网站的用户还在喊“继续持有!”(hodl,比特币玩家圈中一个已成为信条的模因(meme))——所以,我也继续持有了。

到圣诞节早上,我价值100美元的比特币贬值成了一件80美元的礼物。然而,作为窥探技术未来的一个窗口,我仍觉得它有其价值。英国女王在年度电视讲话中可能对用手机看视频惊叹不已,不过,我父母很快就会玩比特币了!

不过,此次缓慢而痛苦的送礼过程恰恰暴露了我是加密货币的菜鸟一枚。

起初,对我为他们创造的投资机会,父母似乎感到很好玩,可能也有些困惑。但是,在把比特币转入他们账户的过程中——这本应该是超级简单的操作—— 领教到“去中介化”是怎么回事儿的是我。

首先,在Coinbase上为我父母注册的过程似乎比我注册时更为复杂。为验证电话号码而发出的短信一直收不到。该应用需要一系列法律文件来证明新用户的身份。 “这圣诞礼物挺有意思,”我的岳父在把信用卡和驾照递给我时说,我需要将这些信息扫描到应用中。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