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兴市场

FT社评:新兴市场摸索自己的道路

2017年新兴市场表现大体良好,但它们在2018年的前景很难简单概括,现阶段各不相同的国内因素比共同的外部条件更为重要。

2017年,虽然美联储(Fed)多次提高利率,石油减产压力推升油价,新任美国总统威胁要全方位发起贸易大战,但新兴市场这一年表现大致良好。

整个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大体稳定,通胀大体受到控制,一些经常账户赤字巨大的脆弱国家的脆弱性甚至有所下降。新兴市场股市在经历数年波动后开始持续上涨。

它们在2018年的前景很难简单概括,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好事。一个将股票和债券视为一般风险资产的世界,既不利于相关国家,最终也不利于投资者。继2013年的“削减恐慌”(taper tantrum)和2016年初整个新兴市场资产类别的突然抛售之后,去年新兴市场没有发生什么跌宕起伏的故事,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

例如,新兴市场货币政策当局并不处于一个同步的周期。一些拉美国家的央行在通胀压力下降的情况下一直在降息。中东欧和东亚国家的央行则一直在收紧。现阶段,各不相同的国内因素比共同的外部条件更为重要。

新兴市场受富国货币政策摆布的传统模式即便没有消失,也比以前大为削弱。例如,美联储的加息周期传统上会给有大量美元借款的新兴市场带来问题,无论公共还是私人领域,尤其对于那些货币通常与美元一起上下波动的国家来说。

然而这一次,美国加息步伐缓慢而且给出了明确的信号,使得即使是经常账户赤字巨大的经济体也较为轻松地消化吸收。此外,尽管美元在2016年底因“特朗普交易”(Trump trade)影响经历了一次大涨,但后来已经回落,减少了新兴市场的竞争力问题。而且虽然短期利率有所上升,但长期国债收益率一直受增长缓慢和低通胀预期的束缚。换句话说,事实证明,对美联储收紧政策的预期比收紧政策本身引发了更多恐慌。

如果对美国通胀和债券价格的担忧是正确的、而且收益率突然上升,那么传统模式可能很快卷土重来。然而,脆弱经济体的数量比以前减少了。就连因依赖外部融资而得名“脆弱五国”的印度、南非、巴西、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也普遍减少了各自的经常账户赤字。

其他可能的冲击包括特朗普可能发动的贸易战以及中国经济急剧放缓。然而,虽然美国总统关于贸易逆差的言论依然空洞,但任何行动似乎都可能更集中地针对特定国家的特定产品,如产自中国的钢材和铝。至于中国经济,债务水平仍处于高位,硬着陆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目前增长稳健,核心通胀受到控制,这意味着如果形势恶化,中国人民银行(PBoC)有放松政策的空间。

新兴市场的命运永远不可能完全脱离富裕国家及其政策制定者给予的引导。但目前而言,多数大型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命运主要还是掌控在它们自己手中。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