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年各行业职场趋势

从科技行业到零工经济,从法律到会计和咨询业,新年伊始,英国《金融时报》记者为您展望各行各业的发展趋势。

领导层

2018年,将会有更多商业领袖利用数字化、代际变动和多元化不断提高的强大结合,来精简企业层级结构,分配责任,转变他们所在的组织。

米其林(Michelin)、微软(Microsoft)、爱立信(Ericsson)等大企业的领导人已经把更多的决策权推向一线员工。随着这种方法的成功引起注意,其他企业将效仿。

有抱负的年轻领导人已经更注重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而不是试图凭借其职位或头衔所带来的权威来发号施令。很多人已经拥有了领导经验——不是通过在老牌机构中的晋升,而是通过领导自下而上的运动和志愿组织、或是打造自己的初创公司。

我预计,将有更多公司培养懂得如何管理网络的领导人——不只是传统的内部员工网,还包括联系更松散的供应商和承包商网络,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进行远程管理。

这需要领导人具备不同的技能——尤其需要领导人对组织的共同目标具有更清晰的视野。在新的一年,如何领导由机器人和人类组成的“团队”的困境将变得更为紧迫。

我没有看到太多迹象表明,“合弄制”(Holacracy)等激进的“无管理者”模式将会普及。但会有越来越多的公司意识到,如果他们不断地尝试创新——就像初创公司那样——他们将比老派的官僚制度和精英管理制度更加灵活和果断。

至于多元化,我乐观地认为,在某个时候,开明的年轻高管崛起将引发董事会突然转变态度。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2018年,尽管从科技到媒体行业的性骚扰丑闻所暴露的失衡和权力滥用问题,可能会加速这种变革。

说到底,我预期这些新的领导人将开始从更广泛的候选人中选拔人员,并把不同背景的人任命为自己的直接下属,从而驳斥那些根据当前的失衡来外推还需数十年才能实现领导层男女平衡的悲观者。

当然,这些新势力也可能引发反弹,使得指挥-控制的老派领导方式卷土重来。令人郁闷的是,主宰世界舞台的政治人物大多是老派的,而他们面临的领导力挑战——从英国退欧到朝鲜问题——尤为复杂。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零和博弈、“交易艺术”谈判方式,将给那些守旧的现任领导人带来安慰。我希望2018年将提供机会,让正气的、解决问题的新领导人涌现出来。但如果企业领导人因为政治领导层没水平而灰心,变得因循守旧,那么变革可能陷入停滞。

安德鲁•希尔(Andrew Hill)是管理主编

科技

2018年,反对科技巨擘(Big Tech)的声音将扩散到科技行业雇员群体,很多人质疑他们所做的工作是否真的在拯救世界。

2017年,人们指责大型科技公司太过强大、利用自身的规模主宰市场,而且不够关注他们所创造的工具如何被用来做恶。

人们的担忧涵盖了各个领域,从全球问题(比如俄罗斯试图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到地方问题(比如担心用户淹没在通知和新闻推送中,造成心理健康问题和生产率损失)。

继Facebook前员工肖恩•帕克(Sean Parker)和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Chamath Palihapitiya)——二人谴责了社交媒体的成瘾性——之后,新的一年将有更多的科技行业工作者发声。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