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展望2018:如何理解中国经济减速?

卢锋:2016年以来某些经济指标强劲反弹与整体宏观经济企稳回升走势,为什么仍难以推动经济走出下行调整阶段,并开始新一轮内生景气增长?

本轮减速为何特别长?

中国经济增速从2007年14.2%新世纪峰值一路下降已有十年,从2010年10.6%下降也已有七年,虽然过去两年经济增速大体企稳,并且2017年或许能比上年微幅回升,然而经济运行并未根本摆脱减速下行压力。从中国宏观经济周期波动史角度看,近年经济减速不仅是改革开放时代最长下行调整,也是新中国宏观经济波动历史上最长下行调整。

启动本轮经济减速的初始动因应该比较清楚。新世纪初年中国经济见证了一轮强劲的开放景气增长,2003-2007年五年间平均增速超过11%,2007年经济增速更是高达14.2%,CPI上升伴随资产价格飙升,经济出现明显过热和通胀形势。政府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实施紧缩性宏观调控政策,到2008年上半年宏观经济开始明显降温。

美国金融危机和四万亿刺激政策,暂时中断了上述紧缩调整过程。然而2009-2010年经济V型回升同时,早先开放宏观经济失衡因素进一步发展,倒逼提前退出刺激政策并使宏观经济重回调整轨道。十八大以后高层提出“三期叠加”、“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概念,实施主动调整与稳增长组合政策,伴随经济进一步减速调整。可见,本轮经济减速发生逻辑清晰可见,与宏观经济扩张-失衡-调整一般规律和经验是一致的。

问题在于为什么本轮调整持续时间特别长?我在2015年探讨过这个问题(参见笔者2016年出版的《宏调的逻辑——从十年宏调史读懂中国经济》的第四部分“新常态和非常态”三个章节讨论)。现在更需关注的是,2016年以来某些经济指标强劲反弹与整体宏观经济企稳回升走势,为什么仍难以推动经济走出下行调整阶段,并开始新一轮内生景气增长?

“新稳态”解释观点探讨

对这个问题自然存在不同解读与认识分歧。对目前中国经济仍处于下行调整周期阶段这个前提性判断就存在争议。目前比较流行的分析思路,或许可概括为“新稳态”观点,大体认为由于潜在经济增速下降,中国经济总需求与潜在供给基本适应,因而具有可持续性甚至合意性。对这种观点虽然还没看到深入系统阐述,不过近来经济形势讨论经常能听到的一些表述,如认为中国经济会较长时期处于“L型”底边,甚至认为这道横线延伸得越长越好等等,与“新稳态”解读具有不同程度交集。

应当肯定“稳态论”认识的合理因素。判断潜在增速下降是正确的,在学界具有广泛共识,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近年宏观经济减缓。在政策含义上,这类观点提示避免实施过于激进短期刺激手段也具有积极意义。然而全面观察客观形势,稳态论在概括目前中国宏观经济所处周期方位上是否准确存在可探讨之处。

一是如何解释非中性宏观经济政策。判断某个经济体特定宏观周期阶段特点,包含对宏观政策取向与状态的评估考量。近年经济下行调整期增速回落比较平稳与最近出现企稳表现,一定程度上得益于逆周期宏观政策作用。近年调整期预算内财政赤字规模与赤字率屡创新高,考虑预算外政府债务增加情况,财政政策扩张的实际程度更大,凸显近年中国宏观政策逆周期干预取向与态势。货币政策虽以稳健作为方针表述,然而观察实施情况也体现温和宽松取向,2017年高层强调要恪守稳健中性政策立场,从一个角度体现这一点。宏观经济大体均衡或稳态,在逻辑上需独立于逆周期宏观扩张政策,这一点与目前经济形势显著不同。换言之,在宏观政策退出明显扩张取向之前,经济运行仍处于寻找新均衡态而不是已达新稳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