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高端视点

马里兰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弗肯德:关于特朗普税改和MBA的迷思

作为公司税专家和金融学教授,弗肯德对特朗普税改和MBA有一些独特的看法:特朗普税改为美国建立了有益的可持续的税制系统,而商学院学生也不被鼓励毕业就创业。

在与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副院长迈克尔•弗肯德(Michael Faulkender)采访前的几天,美国国会参议院于凌晨通过了共和党税改方案。FT社评认为,“十有八九,绝大部分好处将流向富有的投资者和专业人士”, 以及“它带来的经济增长是否足以补偿它的的成本。在该问题上,已经形成了对立的两派。” 波兰前副总理科勒德克为FT撰文认为,“法案的通过很匆忙、急迫,是因为共和党为了打败民主党的反对而选择在晚上投票…像是一场欺诈。”评论界的负面声音也不绝于耳,主要观点集中在:不少人群反而将赋税增加,无益于贫富差距改善;同时,税改从长期来看会加重赤字。

弗肯德从公司税专家的视角出发,对税改的评价则大多正面。他提到,过去30年,美国已经从发达国家中公司所得税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变成发达国家中公司所得税最高的国家。于是跨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变得更昂贵了,而此次税改想要达成的,是让美国能够再次吸引跨国公司在美国建立重要业务分支。

他从国家税制的角度出发,认为从根本上,一个更可持续的税制系统,应该向不太可能移动的居民收高税, 而向能够容易地从一个国家搬到另一个国家的跨国公司收低税。“美国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公司所得税一直较高,资本利得税和股息红利税较低,这本末倒置了,因为不可持续。”

相对评论界一些美国税改将损害中国的声音,弗肯德也“淡定”得多。“中美经济间存在良好的互补,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很多东西,税改过后,在美国生产这些东西也不会更合算。因此税改对中国经济没有大的威胁”。

对于他的本职工作,商学院与MBA教育,我好奇当下是否有部分人群在选择报读MBA时不够理性,导致毕业后并未达成原本设想的目标。弗肯德认为,相比十年二十年前,现在有更多机构提供MBA课程,获得MBA学位的人也大大增多,如果给MBA毕业生画一幅像,现在的画像已不同于从前,这都可能会造成现在的MBA毕业生不如二十年前“厉害”的印象。再者,如果没有获得MBA的能力,仅获得MBA的学位,就想年薪涨几十万,是不可能的。

对于希望在商界取得成功的大学生们,弗肯德认为,如果想取得一般意义上的商业成功,需要有一个非常出色的专长。但如果想到达高位,做到非常成功,那么需要走出舒适区,兼顾许多其他方面,如人际交往能力、沟通能力、影响及指导他人的能力,以及管理团队的能力。

弗肯德不支持学生毕业就创业,他说那“太难了”。他建议毕业生先进入市场,学习成熟的公司如何运行,而真正有企业家精神的人会在实践中发现机会。“你需要先进入这个市场, 熟悉之后才能更自如地在里面驰骋。”

以下是部分采访实录:

FT中文网:美国国会通过税改法案,你认为这对美国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

弗肯德:我认为税改最重要的作用是使美国经济在全球更具竞争力。过去30年,美国政府一直没有改革公司所得税制度。在这期间,我们已经从发达国家中公司所得税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变成发达国家中公司所得税最高的国家。于是跨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变得更昂贵了,而此次税改想要达成的,是让美国能够再次吸引跨国公司在美国建立重要业务分支。税改让我们更加可能看到跨国公司在美国拓展业务,从而创造就业机会。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