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治

特朗普与新型部落政治

库柏:特朗普的号召力已缩减为死硬的根基选民群体。今天的政治部落可提供比民族、甚至家庭更有力的身份认同。

这是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治下的美国天天会发生的情形。两个人在社区碰面、或者在Facebook这个虚拟环境中遇到,随即立即开始议论这位总统。如果他们是自由派人士,一个人可能会说,“你看到那条推文了吗?!”另一个人将心领神会地拍拍额头。如果二人都支持特朗普,他们可能会一起抱怨说谎的媒体。

这些人正在参与政治极化——这一趋势不仅撕裂了美国,在较轻的程度上也撕裂了正在退欧的英国。但他们也在彼此间传递其他一些信息,即:“你我属于同一群人。我们拥有相同的身份认同,越谈越投机。”换句话说,他们所做的是通常被视为积极的事:正在打造一种新型社区。每个人都在哀叹两极分化,这本身没错,但是人们往往忽视了,在可怕地日益碎裂的当今社会,这也在营造一种新颖的归属感和身份认同感。

西方社会的很多人都在艰难界定自己是谁、属于哪个部落。50年前,大多数人通过家庭、教堂、社区和(如果是男性)他们的工作和工会来获得身份认同感。

但这些身份认同感已经逐步减弱。正如哈佛大学(Harvard)社会学家罗伯特•帕特南(Robert Putnam)所发现的那样,美国人越来越习惯于“独自打保龄球”。以家庭为例:独居的情况已经从反常的例外情况变为近乎常态。在当今美国,39%的成年人既没结婚也没与他人同居。

在职场,旧的纽带也正在消失:越来越多的人从一份临时工作跳到另一份临时工作,因此没有固定的同事。(这种趋势只会随着自动化的发展而加剧。)即使在美国,去教堂的人也越来越少。随着人口日益老龄化,有越来越多的人守着电视机独自生活。特朗普本人就是一个完美的案例,但据“结束孤独运动”(Campaign to End Loneliness)介绍,五分之二的英国老年人称,电视机是他们的主要伙伴。如今商店纷纷开始关门,进一步减少了人们碰面的机会。

人们常说,互联网使我们彼此孤立,但如今最孤立的人群是那些尚未在社交媒体上加入交流圈的老年人。政策制定者日益担心孤独问题(英国刚刚任命了一位部长级官员应对这个问题),部分原因是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孤独可能致死: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心理学家朱莉安娜•霍尔特-伦斯塔德(Julianne Holt-Lunstad)梳理了针对300多万人的研究后得出结论,社会隔离的致死率至少与肥胖症相当。

简言之,很多美国人和英国人失去了他们的部落。但是现在政治正在创造新的部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认为,在美国,政治态度上的部落分歧从2004开始扩大。然后,在2016年,就连很多以前不关心政治的美国人也开始拥抱自己的部落政治认同。当年美国大选引发的谷歌(Google)搜索量是之前三场大选的大约两倍。

自那以来,政治只是变得更加部落化。至少就他的支持而言,特朗普是一个相当标准的共和党候选人:自称共和党的选民中有90%投了他的票。他听起来很偏激,但也许那只是为了当选总统而设计的狡猾表演?他的很多支持者希望,他当选总统后可以尝试把这个国家团结起来。引用新书《特朗普统治》(Trumpocracy)的作者戴维•弗拉姆(David Frum)的话:“2016年,有选民真心……认为唐纳德•特朗普是一个有能力的企业领导者,在社会问题上较为温和,关心美国白人工人阶级的困苦——并且会做一些事来帮助他们。”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