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治

电影《华盛顿邮报》——老故事,新启示

邰蒂:在特朗普与媒体互撕的今天,新片《华盛顿邮报》吊诡地具有话题性。如今的青少年尤其应该看看这部电影。

上周末我做了一个小小的决定:近期要带我十几岁的女儿们去看由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和汤姆•汉克斯(Tom Hanks)主演的新片《华盛顿邮报》(The Post)。影片讲述的是《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团队揭露尼克松政府在越南战争问题上欺骗美国民众的故事。

带孩子们看这部电影的部分原因是,电影讲述的故事——关于该报在1971年公开了记录越战决策秘密历史的“五角大楼文件”(Pentagon Papers)——给人们上了一堂刻骨铭心和非常及时的公民价值课。虽然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多年前就开始筹划这部电影,当时根本没有人想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会成为美国总统,但是,当年《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记者们如何揭露政府腐败和滥用权力,而尼克松(Nixon)政府如何利用法律武器和政治威胁来阻止曝光的故事,吊诡地在当下具有话题性。

单凭这一点,青少年(以及其他所有人)都应该去看这部电影,以此提醒我们:即使在人们什么都不信的年代,仍有许多记者在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或者正如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在金球奖颁奖礼上所说:“揭露绝对真相......使我们不能对不公正和腐败视而不见。”

不过,这部电影还有其他一些必看的理由。第一个理由与备受争议的性别问题有关。正如“#MeToo”(我也是)运动所显示的那样,如今几乎所有40岁以下的人都普遍认为,妇女应在媒体和其他领域享有平等的代表权和权力。应该如此。

同样令我感慨的是,我们很容易就忘记女性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对于我在英国《金融时报》担任高级记者、同时其他很多女性在英国《金融时报》担任要职的事实,我的女儿们似乎不感到奇怪。相反,对于像她们这样的青少年来说,这种格局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当我在25年前初入职场时,英国《金融时报》新闻部女性相对较少,高层职位根本看不到女性的身影。这是电影《华盛顿邮报》中展现但没有作出评论的新闻界。片中,报社办公室里挤满了穿西服的白人男性,女性面孔大都是秘书或支持丈夫工作的妻子,尽管在《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团队中有一位女性(她总是穿着看起来很不舒服的上世纪70年代风格的套裙)。

影片中另一位主要女性角色是《华盛顿邮报》的老板凯瑟琳•格雷厄姆(Katharine Graham)。在丈夫去世后才接过重任的她,在片中自始至终在艰难应对女性特有的不自信和内疚感。

在影片描绘的环境中,性别歧视是普遍现象,这在今天是很难接受的。这就是我希望女儿们去看这部电影的原因。她们需要意识到(并对此心存感激),社会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她们还需要相信,未来还有望发生更多的变化——并为之奋斗。

另一个必看的理由与网络世界有关。电影《华盛顿邮报》中的很多视觉剧情受电脑时代之前媒体世界的物理特征驱动。片中的戏剧场景包括,人们将一叠报纸扔到办公桌上,将成箱的秘密材料搬出办公室,以及在铸排印刷机上排字。剧中的人物抓起一张张新闻纸,将一捆捆报纸扔给报摊,并相互挥舞手中的报纸。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