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治

美国人不相信政客

卢斯:很多美国政客是正派人士——说这话需要勇气,因为多数美国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对领导人的信任触及历史低点。

准备好迎接一个有争议的观察心得:很多美国政客是正派人士。没错,这话是我说的。似乎没有几个美国人这么认为。美国公众对其领导人的信任触及历史低点。除巴西和希腊外,没有哪个民主国家如此鄙视本国的体制。Edelman全球信任度晴雨表显示,中国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居世界之首,而美国处于另一端。

“这里没有人信任任何人,”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而大多数美国人不信任我们中的任何人。”

我们能怪他们吗?至少在某些程度上,是该怪他们。美国政府是民治、民有、民享的政府。不信任也来自于民众。华盛顿运转不灵反映了美国社会日益加深的分裂——白人与非白人之间、毕业生与非毕业生之间、城市与乡村之间、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美国政治已经变成了一场赢家通吃的游戏。然而,宪法只有在各方妥协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能去达沃斯,是因为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同意让美国政府恢复运转。临时拨款支撑的时间只有三周,到时他可以让政府再次停摆。然而,眼下特朗普奚落他是“哭鼻子的查克”。

如果民主党没有让步,特朗普会怎么称呼他呢?今天两党达成协议的概率并不比昨天高。每10名共和党人中,近8人认为移民太多;但认为移民太多的民主党人不到三分之一。其中一党绝大多数是白人。另外一党多数是非白人。特朗普称,他会乐于看到更多来自挪威的移民。但是他对非洲移民没有好话。两党在两者之间——比如墨西哥——似乎找不到共同立场。大多数所谓的“梦想者”来自拉美国家。特朗普希望从这些人手中“夺回美国”。由此可见,“哭鼻子的查克”在下月初能够保护他们的运气并不会好过上周。

信任感消失殆尽正侵蚀着西方国家的政治。但这个问题在美国最具毒性。除美国外,没有哪个民主国家正在走向少数族裔占据多数人口的未来。世界还从未经历过,当一个社会的多数族裔不再占人口多数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就支持公共服务而言,没有别的国家出现过这样的崩溃。

上周五,特朗普在达沃斯论坛上向世界各大投资者夸耀美国的优越性。在国内,他正在毁灭美国本身的治国能力。从没有哪个正经民主国家的政府首脑指责本国主要执法机构、司法机构和情报机构存在偏见。由总统任命的理应中立的官员,如今被要求向他个人效忠。

美国军队很可能是最后一个未遭特朗普批评的机构。这并非偶然。在美国的各个机构中,只有武装部队享有高度的公众信任。盖洛普(Gallup)的调查显示,近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对军队有信心。没有别的机构能够赢得近一半美国人的信任。对国会的信任度勉强达到两位数。除非舒默准备坚守立场,否则他确实不应该让美国政府停摆。他在72小时内就改变了主意。在此期间,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文称,民主党人“为了向非法移民敞开大门而把我们的军队当作人质”。你爱怎么说特朗普都可以,但他知道在哪里找到对手的致命弱点。扪心自问,哪个美国人会喜欢一个非法的外国人胜过一个公民军人?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