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社会

季风书园之死折射公共领域式微

翁一:季风书园之死与这个时代及其背后的公共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折射了公共领域短期内无可逆转的式微。

2018年第一个月行将结束,对于沪上季风书园而言,却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历经283天的漫长告别,死亡如期而至。

从1997年到2017年,季风在上海陪读者走过了二十年。回顾季风二十载,其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两段,前十五年的严搏非时期与后五年的于淼时期。严搏非时期,季风从无到有,砥砺扩张,鼎盛时期一度多达八家门店,其公共生活也由最初的小型公开派对演进至高峰期的深具广场效应。2007年,读品小组入驻,掀起青年知识运动,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由观念共同体聚合而成的读书会。2008年陕西南路店遭遇租金上涨压力,人们掀起第一次“季风保卫战”,口号无不彰显它的阅读品味——“地铁站里不能只有哈根达斯,而没有哈贝马斯”。严搏非时期,季风经历了从无到有、由盛而衰的过程,原因无外乎强势资本攻城略地、房租上涨、网络书店冲击。作为曾经的学者,严专注于书籍和思想本身,不慕时俗,为季风定下了“独立的文化立场 自由的思想表达”的基调,500期季风书讯即是明鉴,也因此,严时期的季风读者群主要为知识分子群体。

2013年,于淼接手季风,开辟上图地铁站门店,这是五年来季风唯一的门店。于淼的商业背景与公益经历赋予季风更加契合时代脉搏的气质,他的实干精神加理想主义色彩,使季风达到了新的高度。这一时期,季风走进社区,走进大学,走进企业,甚至走进了贵州边远山区,在商业与公益之间,坚定地选择了后者。2015年,于淼做起了“复兴梦”,欲打造一个类似日本蔦屋的书店综合体,他将其称之为“有温度的公共空间”,终因不可抗力因素胎死腹中。2017年初,上图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不再与季风续约。于淼寻遍上海大地,亦无寻到季风容身之所,这是于接手季风以来所碰之最大壁。无奈之下,4月23日,对外宣布停业。“倒计时不灭的火种”是季风漫长告别的标语,期间各种活动如缕不绝。读者纷纷来到书店,做着最后的告别,充满了仪式感。季风与读者一如既往地保持默契,宁静而安详,共赴这场唯美、优雅且不失尊严的葬礼。于淼时期的季风,突显公共情怀,读者群由传统的知识分子群体扩展至以都市白领、中产阶级为代表的沪上主流人群,阅读领域也由专业阅读走向公民阅读。

过去二十年,季风与读者可谓共生共荣、互相成就。二十年,足以使一代人老去,又足以使一代人成长。读者正是依凭严搏非、于淼两代季风人努力搭建的平台,参与到由书籍与思想合力汇聚而成的公共生活,进而见证个人、城市与时代的变迁。而季风也从草创初期一家单纯的小书店,逐渐成长为在沪上乃至全国有着一定影响力的独立民营书店。不夸张地讲,季风书园以及围绕它所形成的知识分子和读者群落将注定成为当代上海精神生活史的一部分。

人们不禁要问,偌大一个上海,何以没有季风的容身之地? 毋须赘言,季风命运的戛然而止,与这个时代及其背后的公共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某种程度而言,季风之死恰是折射了当下公共领域的式微,一种短期内无可逆转的式微。

何为公共领域?公共领域是一个由私人集合而成为公众的领域,它介于公共权力领域与私人领域之间的一块中间地带。它的形成与市民阶级的形成几乎是同步发生、互为因果。其前提条件是,必须有一个能把讨论者聚拢起来的物理空间。本质上,公共领域是某种紧张关系的反映,这种紧张关系和由此产生的批判精神是其得以存在的社会心理基础。公共领域的价值,在于将这种紧张关系理性表达。因此,公共领域与市民阶级对公共权力的批判须臾不可分离,与主流意识形态或主流文化进行商榷、辩论乃至对其批判其本能与天职。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