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8年前瞻

2018年中美经贸关系的确定性和不确定性

寿慧生:以传统关税为主的大规模贸易冲突发生可能性不大,但会摩擦不断,突发性事件频发,呈现常态化趋势。

进入2018年后,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系列强势的对华贸易举措和言语威胁,中美关系迅速变得紧张起来;特朗普访华后掀起的乐观情绪迅即烟消云散。尽管这种典型的特朗普式外交似曾相识,但国内舆论似乎在特朗普上任一年后依然难以把握其脉络。特朗普到底何时会把另一只贸易战的鞋子扔下来?或者说,这只鞋子究竟存不存在?

需要明确的是,中美经贸关系受制于一系列复杂因素的影响,特别是中美双边关系和全球治理直接决定了双边经贸关系的走向。基于对这些要素的判断,中美经贸关系的总体形势判断比较明确,可以用两个词概括:一方面,“行稳难求”,另一方面,“致远可期”。

从积极方面看,以传统关税为主的大规模贸易冲突发生的可能性不大。更多的会是以非关税壁垒为形式的贸易冲突。但此类冲突相比而言较为灵活,妥协空间较大。而且此类冲突是当前国际贸易摩擦的常态,因此难以超越WTO的治理范围,破坏现有的贸易秩序。

从消极方面看,基于过去一年多的事态发展,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走向已经非常明显:两国经贸关系会摩擦不断,突发性事件频发,而且呈常态化趋势。为此中国需要有足够心理准备和应对措施,不能被表面的友好外交蒙蔽。2017年7月第一次中美经贸会谈之前中国国内媒体渲染的所谓“蜜月期”,以及特朗普访华之后到国安报告出台之间国内媒体的欢欣鼓舞,都是教训。每一次歌舞升平都是冲突紧随其后,但国内媒体总是措手不及,显示出对特朗普的决策缺乏根本了解。

本文将着重梳理造成“行稳难求”的各种因素,为中国在2018年的应对提供思路。“致远可期”的因素则另文详述。

经贸摩擦的结构性原因

造成中美经贸摩擦常态化的原因可以从不同层面来分析。首先是结构性原因。

中美间经济实力的变化对美国人造成的利益损失和心理威胁真切存在,而这种结构性变化并不以特朗普或任何政治家的个人意志为转移。毋宁说,“特朗普们”的焦灼不安是这个变化趋势的产物。因此无论是双边关系还是经贸关系都必然会受到冲击。换句话说,中美关系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面临新的挑战,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挑战是中美在经贸关系上不再是过去单纯的上下游产业链补充依赖关系,而是成为全面竞争的关系,自然也不可能再期待过去的融洽。

此外,造成美国贸易逆差和就业流失的根本原因不在于贸易而在于美国的产业结构和公共政策面临艰难转型。但美国国内的改革阻力巨大,难以短时期内取得成效,因此政治家习惯于把原因归咎于中国,同时也对中国的改革调整速度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陷入运动状态的美国社会

其次是美国社会层面的原因。

2017年可称是美国运动元年,标志着美国社会进入一个不同以往的时代,一个不破不立的时代——“破”刚刚开始,“立”尚待时日。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整个美国社会将进入一种全民运动状态,持续保持选战中的亢奋和分裂:特朗普“逢奥必反”,忙于拆掉过去民主党构建的各种政策法令,而不是把重点放在创立新政;右翼保守派热衷于反移民,反社会福利;左派则“逢特必反”;中间力量热衷于身份政治,反精英,反建制,反男权政治。有人将今天的美国社会的分裂归纳为“上下左中右黑白”全面分裂,确实准确。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