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塑料垃圾:海洋不能承受之重

每年约有800万吨塑料流入海洋。公众和政界对海洋塑料污染问题的关注正急剧升温,使之成为一个与气候变化同样重要的环境问题。

南安普敦大学(Southampton University)海洋生态学家马尔科姆•戴维•哈德森(Malcolm David Hudson)说:“我认为,科学家越来越清楚,公众也日益明白,由于海洋中的塑料的缘故,我们越来越接近自然体系中的各种转折点。”所谓转折点就是突然、重大、有时不可阻挡的变化——例如,在关键的海洋食物链中所发生的变化——这些重大变化可能由更为细微的变化不断累积而成。在莱弗斯看来,关键点在于“问题迅速变得严重起来,人们不可能再否认它的存在。这就是我们现在讨论它的原因。”

在海滩上和海洋中,大块塑料垃圾当然要显眼得多,但毒物学家对体积更小的塑料碎片即“微塑料”发出了紧急警告,这种微塑料的直径以毫米计算。许多微塑料是塑料垃圾破碎分裂而成的,还有些是人造的“塑料微珠”,被添加在包括牙膏、去角质霜在内的美容护理产品中,用于增加轻微的摩擦功效。“塑料球”是微塑料的另一个来源,这些小球被用于制造塑料制品,它们会因洒落和处理不当而进入海洋。

鱼类和鸟类会误食这些大小看起来和真正食物没什么差别的微塑料。微塑料进入肠道后便成了毒物,不仅仅因为它们的存在,还因为它们会释放出在海洋中吸附的有毒化学物质(包括塑料制造过程中形成的微小颗粒以及滴滴涕(DDT)和多氯联苯(PCBs)等外部毒素)。

莱弗斯的大部分研究都在澳大利亚大陆以东600公里的豪勋爵岛(Lord Howe Island)上进行。她尤其担心肉足鹱,在塔斯曼海上觅食的肉足鹱会无意间把微塑料当作浮游生物带回去喂给雏鸟。

“我们10多年前开始监测这些海鸟的时候,体内含塑料的海鸟比例已经达到了70%,现在是100%,”她说,“豪勋爵岛上的每一只海鸟体内都有塑料。”分析显示,雏鸟被父母喂食的塑料越多,翅膀长得越短,健康状况越差。

莱弗斯在一只3个月大的雏鸟的胃里发现了225块塑料,占到其体重的10%。这相当于一个普通人身上携带着大约6到10公斤的塑料。“想象一下,当你第一次飞向大海时,胃里不得不携带着所有那些垃圾,”她说,“在世界范围内,海鸟数量减少得比其他任何鸟类种群都快。”

莱弗斯表示,已知受到塑料垃圾不利影响的海洋物种——鱼类、哺乳动物、鸟类和无脊椎动物——的数量在1995年首次进行评估时约为260种,2015年上升到690种,现在是1450种。

爱丁堡赫瑞-瓦特大学(Heriot-Watt University)的科学家近期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奥克尼群岛斯卡帕湾(Scapa Flow)的微塑料污染情况与克莱德河湾(Clyde)和福斯河湾(Firth of Forth)一样严重:每公斤沉积物中含有约1000个微小颗粒和纤维。该研究课题负责人马克•哈特尔(Mark Hartl)表示:“一座相对偏远的岛屿与英国一些工业化程度最高地区的河道拥有相似的微塑料污染水平,这一事实出乎意料——这意味着微塑料在我们的水体中已经无处不在。”

虽然人们一直担心食用被微塑料污染的海鲜的风险,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人类食用量已经达到了可能影响健康的程度。毒物学家仍然更为关心其他有害化学物质,比如鱼类体内的汞。“微塑料是一个长期隐患,”哈德森说,“但我们必须小心不能过度渲染,危言耸听。”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