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FT大视野

FT大视野:向数据要石油

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先进的数据分析方法正帮助整个油气行业提升竞争力,使化石燃料更能抵御新能源的竞争。

在郁郁葱葱的美国加州门洛帕克市(Menlo Park),就在距离Facebook总部不远的地方,坐落着斯伦贝谢(Schlumberger)的软件技术创新中心(Software Technology Innovation Center),这里给人的感觉就像又一家梦想改变世界的硅谷企业。

墙上贴满了便签纸,上面写着关于产品特点和设计原则的想法,食堂放着水果盘,每周五的午餐时间有共享的外卖披萨。一些工程师在工作时使用站立式办公桌和平衡板来锻炼身体。他们来自不同国家和各种各样的行业背景:其中一位之前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工作,另一位之前为HBO电视频道工作。

像北加州许多成功的工程师一样,斯伦贝谢负责技术的执行副总裁、该中心的灵魂人物阿肖克•贝拉尼(Ashok Belani)驾驶一辆特斯拉(Tesla)上班。

然而,斯伦贝谢从事的业务与硅谷的典型企业相去甚远:该公司正致力于为一项处于旧经济核心的活动——石油和天然气生产——提高产出,降低成本。

这家油田服务集团创建的技术中心,体现了石油和天然气领域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目前,该行业正开始应用信息技术领域的最新创新。谷歌(Google)、Facebook、亚马逊(Amazon)等公司使用的、旨在颠覆面向消费者的企业的先进数据分析等方法,正越来越多地被应用于能源行业。石油业许多高管认为,其结果可能同样戏剧性。

正被开辟的新机会包括:岩层分析,以便在油区更精确地钻井;油层模型,使相关油田在整个生命周期的产出最大化;自动化,使开采作业更安全、更高效率、成本更低。

这些创新带来的产出增加,将给油价带来下行压力,给电动车之类的竞争性技术带来阻力,潜在还会给其他国家无法以同样方式削减成本的生产商带来困难。这种局面还意味着给石油行业的许多参与者带来剧变,导致失业以及工作模式和文化的变化。

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的马特•罗杰斯(Matt Rogers)表示,预测者未能充分把握即将到来的变化的规模。“我认为我们并未在供应侧模型中计入这将带来多少额外的石油产量,”他说,“10年后的世界将让人感觉有很大的不同……与现在的局面相比,那时将让人感觉身处《星球大战》(Star Wars)时代。”

大数据|大石油

100万

在雪佛龙(Chevron)哈萨克斯坦油田采集数据的传感器数量

10%-20%

国际能源署(IEA)估算的数字技术可带来的石油生产成本降幅

几十年来,石油行业一直处于信息技术进步的前沿。英国石油公司(BP)前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John Browne)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他的职业生涯时,使用一台当时极为先进的电脑在阿拉斯加绘制油层。在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500强名单中,主要私营部门所有者包括法国石油集团道达尔(Total)、意大利埃尼石油(ENI)以及油藏成像公司Petroleum Geo Services。

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云计算服务的发展使得以相对较低的成本存储和分析数据成为可能,从而为更大范围的企业打开了新应用的大门。石油行业产生大量数据(包括温度、压力读数等结构化的数据,以及视频等非结构化的数据),且数量一直在增加。用于采集更多数据的传感器的成本正在下降,而技术含量不断提升,使监测钻井等作业的更多方面成为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