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意大利

意大利选民已从挺欧变为疑欧

沃尔夫:意大利大选结果给欧洲上了一课。意大利人曾是欧洲一体化最热情的支持者群体之一。如今已不再是这样。

意大利的大选结果给欧洲上了一课。意大利人曾经是欧洲一体化最热情的支持者群体之一。如今已不再是这样。经济低迷加上政治无能,不仅使得意大利政治和决策精英名誉扫地,甚至还危及了该国与欧盟的关系。

这并不意味着意大利会退欧;退出的成本太高了。但这意味着如今两个大得多的威胁:一是意大利与欧洲建制派之间的摩擦,二是进一步的金融和经济动荡。

意大利大选结果令人震惊的程度与英国退欧公投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相仿:55%的选民选择了持欧洲怀疑论和反体制的政党。

无组织的抗议派政党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赢得了32%的选票,而右翼民族主义政党联盟党(League Party)赢得了18%的选票。承载着欧洲建制派信任的中左翼政党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的得票率从4年前的41%骤降至19%。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的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的支持率降至14%。在这场民粹主义革命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意大利选民为何如此心灰意冷?显而易见的答案是,近年经济表现如此惨淡,而体制内的意大利政策制定者显得如此无能。这肯定不仅仅是因为(甚至可以说主要不是因为)意大利加入欧洲单一货币。但欧元区确实使得情况更糟。尤其是,它提供了一个外部的替罪羊,而无底线的政客乐于利用这一点。责怪外国人永远是具有吸引力的战略。在一个民众沮丧的正在走下坡路的国家,责怪外国人简直是不可抗拒的冲动。

欧元区的一个方面是缺乏整体的宏观经济政策。2018年1月,欧元区核心消费价格指数(CPI,剔除了不稳定项目)相比自2007年1月以来每年上涨1.9%(这个通胀率是对欧洲央行“通胀率在中期低于但接近2%”这个目标的合理解读)将会达到的水平低了7.2%。

对宏观经济政策的另一种评估方法是看名义GDP增长。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欧元区名义GDP相比自2007年初以来每年增长3%(这个增速将与实际GDP约1%的年度增长和2%的年通胀率一致)将会达到的水平低了11%。在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的领导下,欧洲央行最终确实成功地采取行动。然而整体宏观经济政策明显不足。它未能带来整体总需求的足够增长(见图表)。

在这个疲弱的宏观经济环境内部,成员国之间也形成了巨大差异。从2007年第一季度到2017年第四季度,德国名义GDP增长了34%(平均年复合增长率为2.7%)。同期意大利名义GDP仅增长9%(平均年复合增长率为0.8%)。

并不令人意外的是,鉴于名义GDP整体增长有限,就连德国的平均年核心通胀率也只是略高于1%。核心债权国通胀率如此之低,使得欧元区内部的竞争力调整更加困难。

如果意大利政府可以实行货币贬值和通胀的传统政策,它本可以实现名义GDP的更强劲增长。那肯定也会带来更高的实际产出增长。相反,2017年第四季度意大利实际GDP比2007年第一季度的水平低了5%,而2017年人均实际GDP比2007年水平低了大约9%。难怪意大利人幻想破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