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移民

移民问题将长期驱动西方政治

拉赫曼:随着移民压力在未来几十年逐渐加剧,像特朗普和欧尔班这样举起“拯救西方文明”大旗的美欧政治人士将获得号召力。

有一代政治顾问是听着“关键在于经济,蠢货”(it’s the economy, stupid)这句令人恼火的口号长大的。但现在,移民问题取代了经济问题,成为了西方政治的驱动力。

从经济角度出发,英美这样富裕的老龄化国家从较为贫困、人口较为年轻的邻国引入劳工和居民是有道理的。但推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和英国退欧公投结果的,都是对不受控制的移民的担忧情绪:特朗普承诺要沿着美墨边境“筑墙”,而英国退欧人士誓言要从欧盟(EU)手中“夺回(对边境的)控制权”。

这显然不仅是英美两国的现象。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政治命运走下坡路,正是始于这位德国总理在2015年决定允许100万难民和移民进入德国。中欧民粹主义代表人物、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在竞选中煽动对移民的恐惧,刚刚赢得了连任。反移民的奥地利自由党(Freedom party)已进入联合政府,而反移民的意大利联盟党(League Party)也很有可能进入政府。在法国,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曾进入总统选举的最后一轮投票。在瑞典,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的民调支持率达到了20%左右,而该国今年9月就要举行选举。

在意大利,推动联盟党崛起的是穿过地中海、抵达意大利海岸的移民流。过去4年里,大约有60万移民抵达这个人口只有6000万多一点的国家。

过去一年里,移民流的规模略有缩减。但在未来几十年,由于非洲的人口结构和经济压力,移民压力只可能加剧。在通过危险的海路进入意大利的移民中,尼日利亚是最大的源头。这个非洲国家的人口从1960年的4500万增长到今天的1.87亿,预计到2050年将达到4.1亿。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预测,到2060年,仅尼日利亚一国的人口就可能多于欧盟27国的总人口。

预计非洲的总人口在未来30年期间将增长大约10亿。相比之下,如果没有移民,欧盟人口将显著缩减,欧洲还正在老龄化。美洲的人口结构压力不是那么突出。但促使许多中美洲人尝试踏上危险的旅程进入美国的根本原因——贫穷和暴力——并不容易根除。

随着移民压力在未来几十年逐渐加剧,像特朗普和欧尔班这样、向西方选民承诺能把移民拒之门外的政治人士将获得充足的弹药。大西洋两岸的反移民运动已经建立了关系。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的首席政治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与英国退欧阵营关系密切,还赞誉欧尔班是“英雄”。在意大利大选期间,班农也抵达该国,庆贺联盟党的成功。

班农、欧尔班和联盟党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即他们在为拯救“西方文明”而战,保护西方文明免受失控的移民——尤其是来自穆斯林世界的移民——淹没。自由派人士将这些观念斥为制造恐慌。但这些观念显然引起了大量选民的共鸣。

然而,推动西方政界人士的政治力量并不只有一个方向。人权组织和律师将继续向西方政府施压,要求他们妥善对待移民,要求他们尊重国际法。政界人士如果在控制移民方面做得太过火,也可能被迫离职——就像英国前内政大臣安伯•拉德(Amber Rudd)本月发现的那样。同样的选民可能会有相反的本能:在抽象意义上对移民抱有敌意,对具体的移民个人故事作出同情的反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