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艺述东西

中国新一线城市迎来艺博会

马继东:首届“艺术成都”吸引了佩斯、常青等知名画廊参展。中国西南艺术市场支撑得起大型艺博会吗?

虽说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四川美术学院发动机般的存在,以成都、重庆为制造中心的西南艺术在中国艺术史上一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并涌现出多位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其中不少至今仍在成都定居,当代艺术积淀不可谓不深厚。但无法回避的现实是,尽管近几年以“艺术”冠名的博览会在中国不少省会城市呈遍地开花之势,但若是站在国际视野的组织角度,过往仅有香港、台北、北京、上海等少数城市同时具备承办的软硬件条件。

在开幕前,黄予私下交底首届艺术成都的运营成本,仅场馆搭建费用就花销360万元,各项开支总计700多万元。原本谈定的一家地产企业冠名商,在最后时刻犹豫退出,为数不多的赞助来自某手表品牌,一二十万元的金额也是杯水车薪。同时,因为首届采用邀请制,在展位费用一项的收入为零——对黄予团队而言,以佩斯为代表的全球31家知名画廊,能如约赴市场处女地参展,已是最大程度的支持。以黄予多年的业内经验,他应该清楚检验一场艺术博览会成功与否的评判关键在于,参展画廊能否真正实现销售——既非事先预售的噱头,更不能沦为艺术小圈子人情社交的封闭舞台,毕竟在中国,有不少城市博览会艰难运维的先例。

事实上,除了与主办方共同面临销售预期的压力,参展画廊还需承担来自运输、保险、布展、人力等各个环节的风险。开幕首日,我到达艺术成都现场的第一直观感受是,场地比想象中要小太多,尽管在寸土寸金的太古里,能在一夜之间搭出3800平米的展厅已近乎奢侈,但相比其他动辄上万平米的主流大型博览会,这样的面积着实容易令观众产生一眼望穿的错觉。当然,从参展画廊数量也能看出,主办方的重心在于质量而非数量。由于第二天才是面向VIP藏家开放的贵宾日,所以开展初始,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几乎没有一家画廊主表达出十足信心。

然而,随着东亚银行、哈尔滨商业银行、天府银行等金融机构率领个人净资产5000万以上的客户,近百人的阵容分批组团参观,这种僵局很快就被打破。

总部位于意大利的常青画廊以35万英镑的价格,售出了一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的雕塑作品,成为首日爆点,也令不少参展画廊对即将到来的贵宾日提振信心。第二天,随着四川本土藏家的实力介入,绝大部分画廊陆续收获意外惊喜。以北京长征空间为例,面对全新客户,180万元顺利售出雕塑家展望的一件假山石,又以数十万元不等的单价售出三件汪建伟的架上绘画等,闭馆前,画廊主卢杰忍不住开了一瓶香槟,在展厅与同事举杯庆祝骄人战绩,当他扬言只剩一件作品未售出时,志得意满全都写在脸上。

此外,不少参展画廊针对成都市场推出西南代表性艺术家,“接地气”的策略显然奏效,也使得第二天的展览现场捷报频传。如唯一一家本土画廊代表千高原艺术空间,标价500万元的川籍艺术家何多苓作品《看松》,就被路过的四川富商邓鸿当即拍板买下。再如上海龙门雅集画廊,开张的第一件,正是川籍艺术家周春芽的标志性作品《绿狗》,出生于台北的八零后画廊主、同时也是二代收藏家的李俊毅透露,买主是常年定居上海的一位四川收藏家,此次专程返乡支持,该作品也会存放在他成都的家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