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数据安全

GDPR只是保护个人隐私的第一步

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迫使人们就数据使用展开辩论。欧洲官僚完成了将数据监管转化为热门话题这一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本周,欧洲任何一个有电子邮箱帐户的人都会收到众多组织发来的请求他们同意继续接收通信的邮件。有些顺便提醒了我们现在触手可及的信息有多么丰富。其他的读起来像来自被抛弃的恋人的哀怨信件。

这波电子邮件是由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简称GDPR)上周五在28个成员国生效实施引发的。该法旨在让用户就他们的个人数据如何收集、存储和使用有更多的控制和选择。

对一些人来说,GDPR只不过带来了一次管理挫折。我收到的最能引起共鸣的电子邮件之一来自伦敦初创企业孵化器Second Home:“我们知道,这个时候在收件箱中看到‘GDPR’可能会促使你自己选择四个字母的单词……”

但毫无疑问,GDPR迫使人们就数据使用展开亟需的辩论。欧洲官僚完成了将数据监管转化为热门话题这一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在本月的某个时候,GDPR在谷歌(Google)搜索排名中甚至超过了歌手碧昂斯(Beyoncé)。

即使欧盟日益缺乏硬实力和经济实力,但它一直梦想成为规范方面的超级大国,让其监管法规成为全球性规则。有证据表明,这正是围绕GDPR发生的情况——鉴于世界其他地方缺乏成熟的数据法规。即使是实力强大的美国科技公司也不得不承认它的影响力——美国在这方面的监管较为宽松。

本周,微软(Microsoft)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伦敦描述了他对我们的科技未来的展望。他说:“我们的基本信念是,隐私是一项人权。GDPR是一部非常强大的法律。我们将会确保合规。”

两个重要问题是,GDPR在实践中是否会让我们更安全?以及接下来会如何?

有一个思想流派认为,隐私只是过去一种古怪而暂时的现象,出现在19世纪末叶匿名盛行的城市社会。在那个世界里,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evsky)笔下用斧头杀人的疯狂凶手能够在圣彼得堡的街道上随意走动而无人认得出来。

一些技术人士认为,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无论是好是坏(好的方面是就用斧头杀人的罪犯来说,坏的方面是就匿名而言)。早在1999年,太阳计算机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首席执行官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就说过,在数字社会中试图保护消费者隐私是徒劳的。他向一群记者表示:“无论如何你都没有隐私,别提它了。”

从这个观点来看,GDPR只不过是在九级大风中吹口哨而已。全世界在使用的连接设备很快将达到90亿台,从智能手机到汽车到数字助理,这些设备将泄露我们的每一个日常想法和愿望。再加上闭路电视摄像机、面部识别技术和卫星图像,我们任何人都几乎不可能保持匿名。

但这并不意味着实施GDPR的意图是不明智的。作为消费者,我们都应该更仔细地阅读我们的用户协议的条款和条件。我们应该立即删除那些过度侵入个人领域的应用程序和服务。我们应该切换到在保护我们的数据方面做得更好的服务。我们应该用我们的点击投票。

然而,第一代完全数字化的人看起来将会明白数据滥用的危险,并且似乎在取关Facebook等服务,他们认为这些服务过多暴露了他们的个人生活。

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讲师伊丽莎•菲尔比(Eliza Filby)就年轻一代撰写过大量文章,她说,千禧一代(1981年至1996年出生)与Z世代(1997年至2010年出生)之间正在出现明显差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