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商人政客特朗普:治大国若管家企

在美国大战多国的贸易战中,特朗普反复无常,白宫内斗不断。这反映了他的背景:经营不受拘束的家族企业。

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面对着艰难的一天。几个月来,这位美国财长一直设法在对华贸易谈判中协调美方立场。但在5月29日,他不得不亲自向中国副总理刘鹤解释,为什么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刚刚背弃了一项旨在阻止贸易战爆发的交易。

再往前推两周,姆努钦在Café Milano设宴招待刘鹤,这家位于乔治城(Georgetown)的餐厅深受驻华盛顿的外交人员和特朗普政府官员欢迎。四天后,姆努钦宣布,威胁要发动的贸易战现已被“搁置”,美国不会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然而,在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每年5月最后一个周一,今年的阵亡将士纪念日为5月28日——译者注)长周末之后回到工作岗位时,他得到的消息是,特朗普已决定复活关税。一位高级官员表示,姆努钦被告知关税公告将在次日发布,这是本届总统如何让手下官员措手不及的鲜明例子。

如今,特朗普政府正同时与盟友和对手在多条不同战线展开贸易战,致使各国政府忙于解读哪些是谈判中的虚张声势、哪些是实际政策。

在特朗普上周五抵达加拿大出席七国集团(G7)峰会之际,华盛顿一些最亲密的盟友对美国新的钢铝关税表达了愤怒。气氛如此紧张,以至于特朗普一度考虑不去参会。

在特朗普政府内部,许多现任和前任官员描述的局面更像是一片混乱。贸易谈判之所以出现反复无常的轨迹,在一定程度上源于官员之间的激烈内斗,批评者讽刺地称这些官员为“豪勇七蛟龙”(The Magnificent Seven)。

几乎没有(如果不是完全没有的话)政策流程来指引美国一方。最糟糕的是,美方有一位决心兑现竞选承诺的总统,即在贸易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但在如何推进的问题上几乎没有共识。

随着特朗普政府内部的辩论愈演愈烈,姆努钦开始发挥更大作用——尤其是在去年12月国会通过税改法案之后。多名知情人士表示,刘鹤曾请美国前财长汉克•保尔森(Hank Paulson)及其他美国金融家说服他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一些人希望他能平息派系争斗,尤其是因为支持自由贸易的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加里•科恩(Gary Cohn)即将因反对征收关税而辞职。

但现实并未朝那个方向发展。在姆努钦发表“搁置”言论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表示,美中达成的交易并非“决定性”,关税仍是可以打出的牌。此前在北京与姆努钦吵过几次的总统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形容美国财长的言论是“一小段不幸的发言”;纳瓦罗没有出席在Café Milano举行的招待宴。

部分前官员甚至更加直白。前白宫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称中国害怕特朗普。他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你总会遇到像姆努钦这样碍手碍脚的家伙。”

但也有人称,姆努钦是唯一明白什么样的交易可行的官员。前白宫秘书、曾负责每周召开贸易会议,帮助观点各异的官员协调政策的罗布•波特(Rob Porter)表示:“中方喜欢姆努钦,因为他意识到了行政当局其他官员不愿承认的事实——关税威胁将我们置于盒子中,而走出盒子的唯一办法就是谈判达成可接受的交易。”

据称中国方面相对比较喜欢姆努钦

据五位知情人士表示,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担心,贸易威胁正使美国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关系变得更加艰难,这可能危及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本周在新加坡举行的峰会。

“这就像《名人学徒》(Celebrity Apprentice)中糟糕的一集,”中情局(CIA)前中国事务分析师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表示,“他们每天都在勾心斗角,争着回到中间圈子。”

近期在贸易问题上出现的混乱,让人想起了特朗普政府早期的情形,当时完全没有机构间流程,而决策取决于谁能向特朗普陈情。在波特主持的每周例会开始后,贸易讨论开始变得更加结构化。

特朗普政府一位前官员表示:“人们如此渴望架构,以至于半数内阁成员和大多数高级顾问出席波特负责的会议。每个人都希望在会议桌前有个座位。有一段时期,它像是白宫西翼最大的事情。”

他补充称,这一流程在波特今年2月离开白宫后终止,此前波特被控家暴(他否认这一指控)。例会开不下去的另一个原因是与会者——尤其是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不愿向一大群对手解释自己。例会终止导致官员们重拾更加不择手段的方式。一位熟悉白宫内部运筹的人士表示:“罗斯曾多次背着其他人与中方谈判,但他从未得手。”

有一次,罗斯设法谈成一项与钢铁有关的交易,结果却遭到特朗普的狠狠训斥。

据称罗斯曾多次背着其他人与中国方面谈判

缺乏架构也反映出特朗普的背景——经营不受拘束的家族企业。一位接近白宫的人士表示:“负责的人从未见过流程。”

特朗普的友人克里斯•拉迪(Chris Ruddy)称,总统在竞选期间明确表示,他是自己的首席顾问和将军。“这是一个以唐纳德•特朗普为起点和终点的单一组织机构图。他不想要太多中间人。”

随着官员们升升降降,各国政府几乎不可能知道该找谁对接。北京方面一直在寻找充当桥梁的人士,包括黑石(Blackstone)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ven Schwarzman)。

“美国实际上处于无政府状态,”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的吕祥表示,“我们总是说特朗普是个商人,但即使小店主也知道他们最重要的资产是信誉。特朗普正在损害自己乃至美国的信誉。”

除了中世纪宫廷式明争暗斗外,前白宫官员迈克尔•斯玛特(Michael Smart)表示,特朗普政府官员基本上分为两个阵营。

“行政当局内部有些人认为,如果我们真的落锤,实施这些关税,那围绕市场准入的讨论就结束了(因为中国人将转身离开),”他表示,“还有一个阵营认为,除非征收关税并造成痛苦,否则就达不成好的协议。后一阵营似乎占多数。”

多数专家认为,后一阵营包括莱特希泽、纳瓦罗以及(在较小程度上)罗斯,而前一阵营主要包括姆努钦和国家经济委员会新任主席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

纳瓦罗和莱特希泽还认为,姆努钦和罗斯太过急于达成一些短期交易来削减贸易赤字,而代价是不迫使中国采取更全面的措施,改变其经济运行方式。

纳瓦罗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有“两个结构性问题”需要解决。他说:“一个是长期且持续的对华贸易逆差,这导致美国流失大量财富、工厂和就业岗位。第二个问题是保护美国科技和知识产权的王冠明珠,使其不被中国窃取、被国家后台的基金收购或者被迫转让。你不能靠出卖一个问题来换取另一个问题的解决,所以这整个理念——即中国同意购买更多美国产品,以换取美国放弃为了保护自己的科技和知识产权而实施‘301条款’关税和投资限制的权利——压根不可接受。”

从上周末在加拿大惠斯勒举行的G7财长会议可以看出,姆努钦的影响力有限。由于特朗普政府对盟友施加关税,他在会上受到抨击。

与此同时,罗斯在北京力求达成一项旨在向中国出售更多产品的交易。据白宫前亚洲事务顾问韦德宁(Dennis Wilder)介绍,当中国人询问罗斯,他能否保证美国不会施加关税时,他答复说,他在关税领域“没有权限”。

另一位人士认为,中方对整个局势感到困惑。他说:“他们曾试图接受姆努钦,尽他们的力量让他成为美方团队的领导。结果罗斯带着一个代表团来了,但他们知道他的地位上上下下。他们不想与莱特希泽打交道,但他为特朗普的思路提供了理论架构。”

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卡斯(Max Baucus)表示,北京方面认为特朗普缺乏威信,因为他“极度缺乏经验,且易于冲动。”

一些专家表示,由于其行为迄今基本上没有引发市场震荡,特朗普已变得更加胆大。一位了解白宫情况的人士表示,现在的危险在于特朗普越来越听不进顾问们的意见,而且极其冲动地作出一个又一个决定,有时没有任何论证过程。

他说:“哪怕他的行为激怒了盟友,特朗普也只会变本加厉,从不承认错误或承认弱势。他已经决定他必须亲自解决贸易问题。在贸易问题上没人能为总统代言,因为他没有授权给任何人。但是就连他本人也当不了自己的发言人,因为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做。”

特朗普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右)在G7峰会后互相指责

但总统的盟友们辩称,特朗普正在推翻正统秩序,而他的方式会产生结果。

一位高级官员表示:“他看着当前的贸易格局,知道既定秩序使美国吃亏,所以我们推翻它也损失不了什么。饭桌上摆好了餐具,那就从底下把桌布抽出来,如果打破几个盘子,那就打破呗。”

“特朗普是最后拍板的人,所以我认为人们必须明白这一点。”

米强(Tom Mitchell)北京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