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央银行

央行的黄昏与黎明

程实、钱智俊:中央银行诞生以来,货币权力、信息权力和政策权力共同构成央行权力基础。在新时代多维冲击下,三大权力支柱承压,推动央行进入黄昏时光。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危机十年落幕之际,发轫于其间的新趋势,正在重塑一个新时代。伴随金融科技发展、新经济巨头崛起、民粹政治生态扩张等长期趋势,央行的三大权力支柱,即货币权力、信息权力、政策权力,正在受到多维冲击。

短期来看,受此压力,全球央行将步入黄昏时光,央行权力将从垄断性转向竞争性。这意味着,央行不再被天然地赋权,只有通过不断创新,在与其他政治经济力量的竞争中胜出,才能有效修补三大权力支柱,保持调节经济金融的权力。长期来看,压力亦是动力,黄昏预告黎明。借助外部竞争压力,央行能够走出舒适区,因势利导地主动创新,进而积极适应和推动经济金融体系的进化升级。因此,放眼长远,央行的黄昏虽然将引致阶段性的不确定性上升,但同时也孕育着央行自身和全球经济金融的新生契机。一边烦恼、一边成长的央行,有望在全球经济的新时代扮演更具引导性的角色。

央行的黄昏与黎明

资料来源:我们的整理

央行黄昏,三大权力支柱日渐承压。自中央银行诞生以来,货币权力、信息权力和政策权力共同构成了央行的权力基础。危机十年之后,在新时代的多维冲击之下,三大权力支柱日渐承压,推动央行进入黄昏时光。

第一,货币权力。央行之所以能够调节经济运行,首先是因为其独占货币发行权,进而掌控了货币供给的规模和流向。探源历史,作为全球最古老的两家央行,瑞典中央银行和英格兰银行从商行升级为央行的过程,也是其逐步独占货币发行权的过程。2008-2017的危机十年间,全球经历了史无前例的三轮全局性货币宽松浪潮,造成各国币值频繁动荡,暴露出以央行为中心的信用货币体系的诸多短板。恰逢此时,基于日益成熟的区块链技术,数字货币具备了去中心化、发行量天然受限、不与监管威权联系的优势,吸引人们打造超主权货币,以避免货币超发、实现货币自由。两者结合之下,2014-2018年,全球央行猝然迎来“数字货币1.0”的首轮冲击。各种数字货币一度获得市场热捧,比特币、莱特币等主力币种价格呈现反复的大涨大跌,引致金融市场振荡和央行监管压力。这一阶段,“数字货币1.0”的成功之钥在于,验证了数字货币在支付、结算、投融资等金融核心领域的应用潜力,进而促使美国、日本、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承认其作为资产或金融工具的地位。其失败之踵在于,由于缺少内在价值、难以清偿,因此无法履行货币的价值贮藏职能,进而异变为高风险的投机工具,阻断了其普及为真正货币的可能性。展望未来,随着新经济和金融科技的发展,新一代的数字货币将可能与有价资产相挂钩,实现对石油、贵金属、房地产等实物资产的代币化,从而找到内在价值锚。这样的“数字货币2.0”一旦大规模兴起,将真正推动货币权力从央行向微观群众的广泛转移。因此,风暴并未远去,一个数字货币的幽灵,将始终在央行的领地上游荡。

第二,信息权力。全面准确地掌握经济金融信息,既是央行决策的基础,也是央行权力的背书。特别是在金融危机等极端情况下,这种信息权力构筑了公众对央行的信任底线:由于其他机构难以获得更多信息、做出更优决策,因此央行的决策即使有所偏误,也可以视为历史条件约束下无可奈何的次优解。但是,当前的金融科技正在利用两大机制,悄然侵蚀着这一权力。其一,新经济巨头崛起。得益于人工智能、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工具的高速发展,大量新经济巨头迅速壮大,在部分领域正获得比监管者更加丰富、准确、及时的经济信息。因此,央行的信息权力不再绝对凌驾于市场之上。其二,影子银行升级。借助于金融科技,资金借出方愈加便捷地绕开商业银行网络,直通资金借入方。这驱动了更多的非银行主体进入商业银行业务,为影子银行的迅速膨胀注入了新动力。这一过程中,资金亦规避了央行监管,削弱央行对金融运行状况的感知力。如果央行未能以监管创新堵上这一漏洞,任何传统监管的发力都只会加重商业银行的监管负担,迫使其收缩业务,从而为影子银行留出更多的生长空间。由此循环,央行的感知盲区愈加扩大。基于以上两组机制,央行与市场的信息权力将此消彼长。市场巨头逐渐有能力去挑战央行对于经济金融运行的判断,进而动摇央行决策的合理性和权威性,迫使央行做出让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