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内外双重“三期叠加”下如何调整政策?

章俊:在稳中求进的政策取向下,政府再次宽松以“时间换空间”。在就业平稳前提下,应提升对经济放缓容忍度来推进和深化改革。

在2013年上半年政治局讨论经济形势会上,中国当前经济正处于“三期叠加”阶段的重要判断被首次提出,并在2014年第二季度政治局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对“三期叠加”进行了全面系统分析:增长速度换档期,是由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结构调整阵痛期,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主动选择;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是化解多年来积累的深层次矛盾的必经阶段。

在三期叠加提出后的两年(14/15年)中,中国经济的确面临着很大的问题,连续两年低于当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而类似的情况在近20多年的时间内仅在亚洲金融危机的1998年才发生过一次。 这背后是2012年前后出台的刺激政策效应开始减弱,同时美联储启动加息导致新兴市场国家出现资本外流和本币贬值,而被动紧缩的货币政策导致新兴市场国家俄罗斯、巴西等国出现严重的经济衰退。虽然决策层清楚地意识到应该通过提升对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其副产品的容忍度来加快改革,但为了避免经济增长出现失速,在一贯的稳中求进的政策取向下,政府再次宽松以“时间换空间”。

但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经济开始慢慢进入08年复苏以来的最好时期,也就是市场所说的“全球经济同步复苏”: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之后的2010年欧债危机以及2013年开始的新兴市场危机,始终令全球经济处于动荡之中。直到进入2016年伴随着新兴市场逐步走出衰退的阴影,全球经济才开始步入复苏的正常轨道,并在2016年下半年进入本轮全球经济复苏以来的首次“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同步复苏”。特别是进入2017年之后,全球同步复苏的动能逐步增强之后,显著推升中国出口,推动中国出口摆脱了2015和2016年连续两年的负增长,全年出口同比增长7.9%且对GDP增长的贡献从前一年负0.4个百分点转为正0.6个百分点,成为去年中国经济超预期的重要推手。

从历史上看,虽然全球经济同步复苏往往是意味着全球经济复苏进入尾声,但一般都会持续2-3年,这意味着本轮全球经济复苏至少会持续到2019年,这就为解决国内三期叠加问题提供了难得的良机。

2016年政府开启了供给侧改革的大幕, “三去一降一补”的供给侧改革的主攻方向是: 工业去产能,金融去杠杆和房地产去库存。2016-2017年累计去除煤炭产能和钢铁产能约5.4亿吨和1.2亿吨以上;待售商品房面积下降将近2亿平米; 更为重要的是,国内监管层着力推进金融去杠杆,通过清理银行表外业务和加强房地产调控来推动企业和家庭部门去杠杆。结果是2017年中国整体杠杆率在过去10年每年平均上升15个百分点的基础上首次把杠杆率的升幅控制在5个百分点以内,其中企业和政府部门杠杆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今年延续去年去杠杆的节奏,不出意外将实现整体杠杆率下降。在外部有利环境的支撑下,结构性改革明显提速,跨越三期叠加的曙光显现。

但进入2018年之后情况似乎与想象的大相径庭。首先,全球经济复苏的动能明显不及预期,主要发达经济体中除美国之外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复苏动能减弱,最明显的就是去年市场普遍看好的欧元区经济在进入2018年之后突然失速,制造业PMI指数从1月份开始连续6个月下滑。其次,各方面都明显低估了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主义的强硬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持续的反思,大家开始意识到目前中美贸易争端并非像以往那样可以通过简单的贸易采购可以解决,其背后深层次的非经济考量因素决定着中美贸易争端会呈现出不同以往的长期性和复杂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