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盟

欧盟的“萨尔困境”

宋欣:“萨尔困境”的核心是欧盟价值观取舍问题:乌托邦式的“均富贵”逻辑和市场的“适者生存”逻辑之间的选择。

“我爷爷一辈子都没有出过萨尔布吕肯。这个只有几万人的村,却换过五本护照,一会儿是法国人,一会儿是德国人,一会儿又成了萨尔人”,这是来自萨尔州的乔•莱恩议员常提起的故事。“但随着之后欧盟的成立,我们不用再纠结自己到底是德国人还是法国人,又或者是萨尔人,归根到底,我们都成了欧盟人。”

萨尔州身处欧洲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位于德法卢交界,历史上是德法的必争之地,单是19世纪之后就几经易主,先后被法兰西第二帝国、普鲁士王国、萨尔自治政府、法国第三共和国、联邦德国管理过。也因此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的居民往往都是德法双母语,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最后一课》的背景也是设定在这里,虽然都德描述不尽是阿-洛地区历史上的原态,但是这种国家间的战乱与个人归属感的不断冲击确是每一个欧洲家族的深切感受。和平,也因此成为二战后欧洲最大的诉求。为了实现并维护和平,就必须打破国与国之间的传统边界意识,逐步过度到超国家体系。而这第一步便是将钢铁与煤的重要产地萨尔地区欧洲化:一方面在这里诞生了欧盟的前身——欧洲煤钢共同体;另一方面欧共体也有意立萨尔布吕肯为首都。

可如今如果再踏上萨尔这片土地时,可能会感慨,历史上如此具有战略高度的萨尔州,如今随着煤炭和钢铁业的衰落,工业发展滞后,原来的工厂纷纷倒闭,往昔的繁荣不再。此外,由于缺少工业和其他新兴产业,虽然当地大学吸引了全世界的留学生,但是学成之后留下来的却寥寥无几。面对这种情况,百姓自然怨声不断,抱怨中国制造带来的的压力、全球竞争的压力,试图通过工会和产业协会的力量给州政府、联邦政府、欧盟政府施压,希望可以重拾竞争优势,至少有喘息的机会。然而他们所忽略的是,全球化浪潮涌向的方向并非人为可控,逆势者终究逃不过被边缘化的命运,只能成为历史的见证者。

看起来这是萨尔州遇到的挑战,实质上这反映了整个欧盟面对的挑战核心。笔者称之为欧盟的“萨尔困境”。以下我们将从经济情况、政治权力架构以及全球化背景下欧盟的角色三个维度分析欧盟面临的挑战。

萨尔困境之经济复苏挑战

2017年9月欧委会主席容克在欧洲议会全体议员面前发表了盟情咨文,明确指出欧盟最需要确保的是经济增长。确保“以贸易为核心渠道,促增长护和平”这一原则性的政策。于内推动区域融合,于外推动国际自由贸易的联盟组织。

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欧盟的繁荣来源于对于这一政策的坚定贯彻与执行;在国际贸易体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以及欧元的诞生反映了这一政策的战略正确性;而欧盟对多边主义的推崇也反映了对于这背后传递的价值观的自信。

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了欧盟当头一棒,此后欧洲经济陷入了长达了10年的低迷:GDP连续数年出现负增长;在情况最糟糕的2013年,欧盟一度面临11%的失业率(其中青年人失业率更是高达24%)。在经历了漫长的修复期后,欧盟似乎从这场阴霾中渐渐走出来:2017年欧盟GDP增长超过了美国,达到了2.2%;整体失业率也下降至十年来最低的7%。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