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金融危机10周年

2008年金融危机的五个意外结局

邰蒂:如果你回顾这10年来金融业的演变历程,相对于雷曼兄弟破产后那段恐慌时期的主流叙述,至少有五个地方令人意外。

预测很不容易,尤其是对未来的预测——据称这是一则古老的丹麦笑话。但这并没有阻止金融评论员们在今年秋季热烈推测金融的未来,同时围绕谁预测了2008年金融危机展开辩论。

随着事后分析的增多,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是:与10年前我们的预期相比,当今的金融走势看上去怎样?我自己的答案是:“有点意外”。

最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你考察金融业的演变历程,相对于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后那段恐慌时期的主流叙述,至少有五个特点似乎明显违反直觉,甚至怪异。

意外之处在哪里呢?从债务的问题说起吧。10年前,投资者和金融机构在付出惨重代价后再次认识到,过高的杠杆率可能是危险的。因此,人们自然会认为随着受过挫折的银行和借款者感到恐慌,债务将下滑。

并非如此。美国抵押贷款市场确实经历了去杠杠化。银行和对冲基金行业也是如此。但全球债务总额出现飙升:去年,全球债务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17%,较2007年水平高出近40个百分点。

第二个意外是银行的规模。雷曼破产的连锁效应表明了市场力量和风险高度集中、以至于“太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所构成的危险。并不令人意外的是,有人呼吁把它们分拆。

但这些巨兽变得甚至更大了:根据最新数据,美国五大银行控制着银行资产的47%,而2007年为44%,规模最大的1%的共同基金管理着45%的资产。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任何监管机构解决了“太大而不能倒”这个难题。

第三个违反直觉的变化是美国金融业的相对实力。2008年,这场危机似乎是“美国制造”的:美国次贷和华尔街金融工程是危机的根源。因此,人们自然认为美国金融业随后可能会威风扫地。

并非如此。如今,美国投行几乎在任何一个方面(交易份额、股本回报以及股价表现)都让欧洲竞争对手相形见绌,在伦敦受到英国退欧的影响之际,纽约和芝加哥这些金融中心继续壮大。

接下来是非银行金融公司的问题。10年前,投资者发现了“影子银行”行业,当时他们认识到,由不透明的投资工具组成的一个巨大隐藏生态系统构成系统性风险。监管机构承诺予以打击。那么影子银行收缩了吗?未必:根据对影子银行业的保守定义,如今其规模为45万亿美元,控制着全球13%的金融资产,高于2010年的28万亿美元。针对银行的监管打击,只是将更多活动推向了影子行业。

第五个要考虑的问题是危机后的惩罚。当银行一家接一家倒下时,人们自然会假设一些银行家将被判刑。毕竟,在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储贷协会(savings and loans)丑闻后,出现了数百宗诉讼。然而,尽管过去10年银行因罚金(总共超过3210亿美元)受到打击,但极少数入狱的金融家只是那些犯下与危机不直接相关的罪行的人,例如操纵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的交易员。

如今,爱嘲讽的人可能会说,这五大意外表明,在西方,金融精英仍然强大;他们可能会辩称(正如我的同事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所观察到的那样)这些意外还反映出这些精英——以及潜在的改革者——未能提出替代意识形态。但第六个违反直觉的变化可能会解释这些动态:政治领域发生的事情。

10年前,人们自然会预测,这场危机将促使政治左翼重新崛起。2009年,“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et)运动发起的反对自由市场过分行为的活动起初得到了支持。但如今,获得最大选举回报的主要是右翼党派。甚至在这些团体打着反体制的口号竞选时,他们在总体上对整改(或者甚至讨论)金融架构的兴趣不大。

未来几年,这种情况会发生变化吗?或许会。但关键问题是:过去10年的经验表明,提出预测时最好谦逊一点,而且了解哪些事情没有发生有时甚至比实际发生的事情更加重要。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