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社交媒体

如何修复Facebook?

桑希尔:旨在构建社区的社交媒体,常被用来制造社会分裂。有关“修复”Facebook的建议满天飞,但没有一个建议令人信服。

Facebook为世界各地22亿用户提供了有趣、免费而且非常受欢迎的服务。但Facebook的一个很大的缺点是,它也为极端分子、煽动者和间谍敞开了攻击民主的大门。

最近,英国议会关于虚假信息和“假新闻”的报告,提出了针对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公司——最严重的指控之一。该报告总结道:“我们的民主正处于危险之中,现在是时候采取行动,保护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我们民主制度的完整性了。”

原本旨在构建社区的社交媒体,却常常被用来制造社会分裂。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今年发表的一份报告,在48个国家发现了有组织的社交媒体操纵行动的证据,而去年该数字是28个。这些操纵行动也蔓延到了其他平台上:在发展中国家,很多行动都在聊天应用上进行,比如WhatsApp、Telegram和微信(WeChat)。

Facebook最终放弃了如下轻松惬意的论调:它始终是解决方案的提供者,而不是问题的制造者。该公司如今接受了必须为用户内容负起更大责任的现实。它也逐步加大了对广告主的审查力度。

不久前,Facebook自己发现了一起由“虚假”用户组织的散播虚假信息的行动,其目的是影响美国中期选举。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早些时候接受Recode采访时曾承认,该公司过去过于理想化。他承认了俄罗斯特工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针对Facebook用户的行动,也承认了该社交网络被用来在缅甸和斯里兰卡煽动社区间的暴力行为。他表示,“如果我们把事情搞砸了,我们最好确保我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但是,在如此庞大的平台上避免“犯错”,是犹如噩梦般的挑战。有关“修复”Facebook的建议满天飞;但没有任何一个建议看起来完全令人信服。或许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读者有更好的主意。

首先,政府需要更严厉地监管社交网络。如果Facebook是一个公用事业机构,正如它自我定位的那样,那么也许它应该接受与公用事业机构一样的监管。欧洲政府通过实施《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简称GDPR)和惩罚删除仇恨言论不够迅速的平台,很好地加强了对消费者数据和隐私权的保护。但是,政府加大对社交网络控制的前景,必然是比疾病本身伤害更大的治疗方案。中国就是这样。

另一个主张是,Facebook应该被视为出版方而不是平台。它应该对所有内容负有法律责任,就像《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一样。但我们也应该慎用这一主张。Facebook不应成为公众认可或真实性的实际仲裁方。

一些人呼吁,考虑到社交媒体上的政治广告可能会被用来操纵舆论,应该禁止在社交媒体上刊登任何政治广告。理论上这主意听起来不错,但实际操作起来却非常困难。禁止官方政治广告不难,但非官方的政治广告具体要如何界定呢?

其他科技评论人士敦促用户删除社交媒体账号,直到这些公司放弃靠广告驱动的“操纵引擎”盈利模式。写作者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在这方面最为极端。但甚至连他也不相信他的倡议行动能说服很多用户。

Facebook向我们保证,将带头清理这个烂摊子。扎克伯格表示,该公司为期三年的升级工作已经进行到一半。该公司的人工智能系统越来越擅长清除极端主义内容。如今它雇佣了20000人来清除冒犯性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