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一带一路

中国调整对非洲投资策略

肯尼亚政府原本期望在中非合作论坛上签订协议,由中国为一个铁路项目融资,但中国要求展开更详细的可行性研究,“以证明商业可行性”。

由中国融资的从肯尼亚港口城市蒙巴萨到乌干达边境(最终希望延伸到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铁路,堪称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非洲演变过程的缩影。

从蒙巴萨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首期工程长475公里,造价32亿美元,在16个月前大张旗鼓地开通,尽管外界对融资条款的不透明提出广泛批评。在通车后的几周内,第二期工程启动,造价15亿美元,长120公里,从内罗毕到地处东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中心地带的纳瓦沙。这一次,外界对融资条款的审视更为严格,工程计划在2019年6月完工。

今年9月在北京举行三年一次的中非合作论坛期间,肯尼亚政府原本期望签订一项协议,由中国为第三期工程(从维多利亚湖沿岸的纳瓦沙到基苏木)融资。但中国不愿同意支付38亿美元总造价的一半。肯尼亚基础设施部长詹姆斯•马查里亚(James Macharia)表示,中国要求展开更详细的可行性研究,“以证明商业可行性”。

中国政府的保留态度,可以说首次体现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此次峰会的一个商业论坛上的讲话。他表示,对于在非洲投资和向非洲放贷,中国将采取更具针对性的策略。习近平表示:“中非合作找准基础设施不足等制约非洲发展的要害,把资金用在刀刃上,不搞花架子。”

分析人士表示,策略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各方对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政府负债日益上升的担忧,以及已被北京方面否认的指控,即中国正把非洲国家往债务陷阱里推,目的是夺取资产,就像在斯里兰卡那样。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非研究倡议”(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数据,从2000年至2016年,中国向非洲大陆放贷约1250亿美元。

“一带一路倡议现阶段的关键是让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关系走向成熟,这确实意味着区分轻重缓急,”泛非银行Ecobank研究总监爱德华•乔治(Edward George)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完全切断资金。这意味着‘我们希望与你们保持良好关系,但在当前形势下我们不能贷给你们更多’。”

但正如乔治所言,大量资金仍在流动,或者至少得到承诺。其中很多被打包为“一带一路”相关贷款。习近平在中非合作论坛上承诺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的投资、贷款和无偿援助,与2015年举行的上次中非合作论坛一样。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德博拉•布劳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表示,对于习近平而言,还有国内考量。她表示,尽管中国对非洲政府和项目的贷款“在大幅削减”,但企业间的往来正变得更为密切,尤其是在建筑行业,在该领域,中国企业的海外收入有32%来自非洲。“我看到有中国企业在努力游说将非洲项目纳入‘一带一路’倡议,”她表示,“从中国建筑行业产能过剩的角度来看,这对它们很重要。”

目前,中国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遥遥领先的最大贸易伙伴:根据总部位于伦敦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编纂的数据,2017年,该地区来自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是排在后几位的国家(美国、沙特阿拉伯和英国)的至少两倍。参加本届中非合作论坛的非洲领导人数量,超过了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上次峰会。

然而,布劳蒂加姆教授表示,对于中国而言,“一带一路”项目不仅仅关乎金钱。“除了商业,它们还有着政治-外交因素。”

这一点在今年7月习近平访问非洲期间充分展现。他访问的国家包括卢旺达和塞内加尔,两国都不属于“一带一路”倡议最初包括的沿线国家。这种多管齐下的战略本月也出现了例证:中国将埃塞俄比亚用于修建一条40亿美元铁路的一些贷款的偿还期从10年延长到30年。

布劳蒂加姆教授表示,非洲的“一带一路”只是证明一项已实行几十年的政策的最新例证。“这是中国的走出去战略,”她表示,“其内容是推动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中国人将继续做这样的事情。习近平在政策‘打包’方面非常聪明。”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