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美贸易战

2019年全球风险展望:风险的进击

程实、钱智俊:2019年,以经济金融风险为主线,“灰犀牛”将进一步迫近,并集中于贸易摩擦、全球风险偏好逆转和新兴市场货币风险。

“思所以危则安,思所以乱则治。”2017年全球市场歌舞升平,2018年多重风险惊蛰萌动,而随着2019年全球经济复苏陷入踟蹰,长期累积的风险将愈加显现进击之势,全球风险中枢有望显著抬升。动荡之际,理清全球风险格局,将是趋利避害、乱中求安的关键。

2019年,以经济金融风险为主线,“灰犀牛”将进一步迫近,并集中于贸易摩擦、全球风险偏好逆转和新兴市场货币风险。另一方面,以地缘政治为风险主线,“黑天鹅”将持续锐化,爆发概率和冲击强度上升。美国政策异变、欧洲一体化倒退和区域冲突失控,将是最危险的导火索。总体而言,2019年,“灰犀牛”与“黑天鹅”将大概率交叠共振,构建更为复杂严峻的全球风险格局。在此格局下,规避风险的进击,则需要紧盯中美角色的状态切换,关注风险重心的时序轮动,并明辨风险共振的交点和缝隙。

经济金融“灰犀牛”重心迁移

正如本系列前篇研究所述,相较于2018年,虽然2019年全球经济仍在复苏轨道,但下行风险总体扩大,“危机回潮”渐次传导。受此影响,在全球经济金融领域,“灰犀牛”风险将发生显著的迁移。从总体看,“灰犀牛”将大步迫近,进一步压缩各主要经济体的政策空间。从结构看,较之于去年,“灰犀牛”风险重心将改变,若各国“防风险”举措不能及时调整,则将产生结构性风险漏洞。

首先,全球贸易摩擦风险。2018年全球贸易摩擦从冲动变为行动,而2019年其负面影响将加速兑现,上升为首要的“灰犀牛”风险。从贸易摩擦的走势来看,根据IMF预测数据,作为全球贸易摩擦的策源点,2019年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将同比扩大26.4%,年度增幅触及2000年后峰值,表明其贸易逆差正在加速恶化,有望继续支撑其贸易保护主义维持高位。因此,全球贸易摩擦常态化的趋势正在加强,短期内难有明显舒缓。2018年7月至今,IMF对2019年、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预测分别累积下调0.67个和0.23个百分点,正是这一趋势的反映。

从贸易摩擦的影响来看,聚焦短期,贸易摩擦对实体经济的直接冲击相对有限,但是可能通过打击市场预期,削弱投资信心和融资环境,形成严重的次生冲击。例如,据IMF预测,如果2019年美国对中国增加2670亿美元的关税制裁,将对全球经济增速造成-0.08个百分点的直接冲击,而如果市场预期发生恶化,则引致的次生冲击累计高达-0.53个百分点,远超直接冲击。

放眼长期,2019年是全球结构性改革的承续之年。但是贸易摩擦的常态化,一方面导致全球资源配置紊乱、全要素生产率受损,加剧了结构性改革的急迫性,另一方面则因需求侧政策的发力托底,迫使结构性改革的步伐放缓,进而有可能重回“政策刺激---结构扭曲---复苏疲弱---政策刺激”的弱势循环,拉长本轮复苏的瓶颈期。有鉴于此,评估贸易摩擦的负向冲击,短期看预期,长期看改革。能够进行有效预期管理、坚持结构性改革的经济体,有望在常态化的贸易摩擦下保持长短期的复苏韧性。

其次,全球风险偏好逆转。2018年1月,我们的报告曾指出,风险偏好的盛极而衰将成为全球市场的真实威胁。这一论断在2月和10月的全球市场振荡中得到验证。2019年,这一“灰犀牛”风险有望进一步增强,新一轮的“金融-经济”风险冲击链条已经形成,其威胁将贯穿全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