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全球政治

一战停战协议的教训应被铭记

库柏:在国际关系中,哪怕是你的对手,也要像对待长期商业伙伴那样对待他们。如果你为了短期利益伤害他们,他们不会忘记。

这节车厢真的来自铁路旅行的黄金时代。编号为2419D的车厢的运营方为国际卧铺车公司(Compagnie Internationale des Wagons-Lits),于1913年委托制造,有一节红木墙的餐车。到了1918年11月,这节车厢已成了法国元帅费迪南•福煦(Ferdinand Foch)的移动办公室,停在法国北部贡比涅(Compiègne)市外的森林。11月10日那天晚上,在一种诡异的亲密环境中,8个法国人、德国人和英国人围坐在一张木桌旁,抽着烟,研究法国提出的苛刻和平条款。福煦拒绝谈判:德国人要么在拟定的《停战协议》上签字,要么离开。11月11日清晨5时22分,德国天主教政治人士马蒂亚斯•埃茨贝格尔(Matthias Erzberger)签署了协议,然后说:“一个7000万人的民族遭受苦难,但没有灭亡。”福煦仍然拒绝握手。

1919年,法国在凡尔赛和平谈判中再次羞辱了德国。福煦在这之后评论道——至少据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说法——“这不是和平协议。这是一个为期20年的停战协议。”他说对了。1940年,希特勒(Hitler)让法国在同一节车厢上投降,法国代表就坐在埃茨贝格尔代表团的座位上。然后希特勒下令炸毁了贡比涅纪念碑,只留下福煦的雕像立在原地俯瞰这片废墟。

1918年的《停战协议》是如何对待其他国家的一个反面范例。历史学家玛格丽特•麦克米兰(Margaret MacMillan)指出,德国的受辱并没有自动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中间隔了20年。话虽如此,在访问贡比涅时,你会不可避免地想到其与当代的相似之处。本周齐聚巴黎纪念1918年的世界各国领导人,应该记取以下一些经验教训:

•在国际关系中,哪怕是你的对手,也要像对待长期商业伙伴那样对待他们。你们会再次相逢,如果你为了短期利益伤害他们,他们是不会忘记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应该记住这一点,但这也是欧洲领导人对英国退欧的担忧之处:他们不想让英国有遭受“凡尔赛耻辱”的感觉。

•民族主义激情易于挑起,而难于抑制。福煦惩罚德国——最初要求德国交出的武器比德国实际所有的还多——的原因之一是,法国选民想要为四年的生灵涂炭要一些赔偿。

没有哪种意识形态具有民族主义那种情感号召力。(比如说,没几个人会为自由主义献出自己的生命。)因此所有政治人士都忍不住想要利用这种力量。但难就难在适度利用。

•一个被羞辱的国家会去寻找替罪羊,而有些人会从愤怒的言语升级到暴力行为。埃茨贝格尔当时别无选择,只能签署那份《停战协议》。当时他的国家一片混乱:11月9日威廉二世退位后,一场共产主义革命似乎有可能爆发。德国新上任的文职领导人和保罗•冯•兴登堡(Paul von Hindenburg)将军都发了电报催促他签字。

但从他签字的那一刻起,他成了指定的替罪羊。一年后兴登堡哀叹道:“正如一位英国将军所说的那样,德国陆军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于是一个神话就此诞生:如果当初没有“十一月罪人”的背叛,德国肯定能赢得这场战争。现在必须惩罚那些背叛者。《每日评论》(Tägliche Rundschau)报纸写道,埃茨贝格尔“可能像子弹一样圆,但他并不防弹”。1921年,埃茨贝格尔在一个温泉度假胜地被极右翼恐怖分子谋杀。托马斯•凯内利(Thomas Keneally)写了关于《停战协议》的小说《森林里的流言》(Gossip From The Forest),历史学家保罗•福塞尔(Paul Fussell)在总结这部小说的时候写道:“20世纪不会容忍马蒂亚斯•埃茨贝格尔这样的人。他们是文明的,他们是理智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