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美股

美股覆巢之下的完卵

程实、王宇哲:美股的周期牛长熊短,主导但并不完全决定全球股市表现,美股行业估值挤泡沫,牛市中领涨板块在调整期压力最大。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2018年,全球金融市场震荡加剧,风险偏好显著下行,高投机性标的、新兴市场货币、高估值资产交替出现急跌。作为全球股市的定盘星,美股自10月以来接连大挫,年内仅纳斯达克指数尚余些许涨幅,而MSCI全球股指在2017年大涨超过20%之后也下跌超过6%。短期来看,美股的间歇性调整还将整体延续,下行空间相对较大;长期而言,美股涨跌牵一发而动全身,宜提前布局调整期的资产配置。

关于美股有如下值得重视的历史经验:第一,美股的周期牛长熊短,主导但并不完全决定全球股市表现;第二,美股调整期内“西方不亮东方亮”,全球相对价值高点将切换至实体经济表现显著或有金融中心替代效应的市场;第三,美股行业估值挤泡沫,牛市中领涨板块在调整期压力最大;第四,微观选择和刚性需求为先,日常消费和医疗保健将体现底仓价值。

美股周期牛长熊短,但无论涨跌均牵一发而动全身。过去数十年,美股一直是全球市值最大的股票市场。三十年来,尽管金融深化推动其他股票市场规模不断扩张,但美股的全球总市值占比一直在40%左右,且按年计算从未出现低于30%的情形。近五年间,随着美国经济复苏领跑全球,美股持续走牛也令其市值占比从低位回到历史中枢附近(详见附图)。

在美股本轮牛市(2009至今)之前的二十年时间里,全球股市出现了两轮完整的牛熊周期(分别为1990-2000年、2000-2002年、2002-2007年、2007-2009年),而美股的牛熊与其高度契合。对比全球有较完整数据的十个主要股指(不考虑汇率、股息、指数构造方式的区别等因素),过去28年孟买SENSEX 30和纳斯达克指数涨幅超过20倍,相当于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1.5%。除此之外,恒生指数、道琼斯工业指数、标普500、德国DAX有超过或接近10倍的表现(相当于年复合增长率略低于9%),但恒指的首次突破发生在上一轮牛市的终点,2018年初才短暂超出历史高位,而其他指数的高位则确立于2017年底,是本轮牛市的表征(详见附图)。

在过去两轮牛市周期的终结过程中,科技股泡沫破裂和次贷危机是关键的引爆器,但从中也能看出美股对于全球股市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影响。尽管牛长熊短,但熊市的跌幅不容小觑,在过去两轮美股熊市中,MSCI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均有50%或以上的回调。短期而言,当前全球金融市场走势已经呈现出“事件依存型”特征,美股的异变随时可能发生,并且将以不同的方式引发市场的大规模调整。长期来看,2018年3月开启的新一轮保护主义大潮改变了2017年开启的真实复苏既有路径。随着后周期特征的愈发突出和贸易摩擦成本的渐次显现,美国经济的强势或已见顶,不考虑非本土企业因素,美股走势也面临基本面的趋势性打压。

西方不亮东方亮,实体经济表现和金融中心替代效应凸显配置价值。以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DP比重来衡量,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资产证券化率的均值约为85%。由于经济、金融的体量和结构都有明显不同,高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资产证券化率差异较大,其均值分别为94%和44%。2007年,新兴市场经济体量超过发达经济体,而金砖国家占全球股市总市值也跨过了10%的门槛。如果以金融危机作为起点,可以发现,全球资产证券化率的十年均值仍然为85%,但高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对应指标分别变为101%和55%,反映了全球经济、金融版图结构性变化的实质(详见附图)。截至2017年底,高收入国家的资产证券化率急剧攀升至历史顶峰(138%),与之相应,美股、高收益债券等风险资产也经历了长牛行情,估值位于历史高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