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凶器好控,人心难测

老愚:灾难长着翅膀,会飞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愈是禁锢,落点愈远。若无准确及时的消息,想象就会发生作用。

“调查显示,超九成北京居民对北京‘感到安全’。通过问卷调查研究发现,北京整体安全感状况相对较好,其中‘校园安全感’最好,‘公共场所安全感’和‘社区安全感’次之,‘单位安全感’最低。”1月7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首都社会安全研究基地最新研究成果《平安中国蓝皮书:平安北京建设发展报告(2018)》刚刚发布,第二天,北京西城区宣师一附小就发生了一起恶性锤击事件,二十个孩子受伤。

这似乎很“打脸”。明白人心里都会浮现出一个结论:不计成本的刚性维稳,并不能解决安全问题,一把手锤瞬间即可颠覆由刀把子苦心孤诣建立的安全幻觉。政府可以控制枪、刀、汽油,甚至手锤,但在绝望者眼里,一切东西都可作为报复工具,除非所有事物都失去了重量和锋芒。

伤害孩子事件时有发生,官方的应对却缺乏互联网时代应有的姿势。有目击者披露,当局阻拦逼退路透社记者采访。

由于官方采取严密的封锁措施,人们很难获得确切的资讯,无从做出判断和应对。

灾难长着一双好翅膀,会飞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愈是禁锢,落点愈远。若无准确及时的真切消息,想象就会发生作用。这种对事实的放大以及由此产生的恐惧,正是封锁者行事的初衷。一次次,一年年,颟顸的当权者罔顾公众知情权,蛮横使用那一套只有副作用的维稳管制流程,早已天人共愤。

事件发生后,政府的新闻发布冷静轻松得近乎冷血,请看其用词:

“当日上午11点17分左右,宣师一附小校内发生一男子伤害孩子事件。初步了解,共有二十个孩子受伤,均已送到医院救治,其中三人伤势较重,目前生命体征平稳,无生命危险。嫌疑人已被当场控制。”

首先是新闻五要素的缺失,一男子是谁?为何伤害?如何伤害?

其次是对受害人的态度,因为无法知道如何受害,就无从推断受害程度,官方仅仅用“生命体征平稳,无生命危险”敷衍受众。

当晚,澎湃新闻称,“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宇辉表示,孩子的生命安全牵动着学校、家长、社会和每一个人的心,对发生在宣师一附小的恶性事件,市教委表示深感痛心,严厉谴责针对学生的犯罪行为。这件事也告诫首都教育系统每位工作者,安全是学校各项工作最基本的底线,容不得有半点的闪失和漏洞。目前,按照北京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北京市教委迅速召开了学校安全工作的紧急会议,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各级各类学校要认真吸取这次事件的教训,举一反三,严格按照平安校园建设规划的各项要求,对包括后勤管理、人员管理在内的各项安全隐患进行再排查、大检查,认真彻底地进行整改,确保孩子在平安的校园内健康成长。”

深感痛心,严厉谴责,要认真,要严格要求,进行再排查、大检查,确保云云,无一句道歉、自疚,更谈不上耻感和罪感,二十个生命的遭遇,在该官员心里没有引起一丝悲悯,他照样官腔官调大做官样文章。可以说,他们永远在用嘴皮子驱使顶级形容词和副词从事工作,从不动心,也无心可动。

当事学校管理者和教师的反应,更是让人感受到透彻骨髓的冷酷。

在现场的学校负责人对焦虑万分的孩子父母说:“大家不要着急,根本不像传的那样,不是用刀。”言下之意,你们的宝贝都活着,没什么大不了的。

该校一年级一女数学教师在家长群里对关心受伤孩子的一位母亲说:这种事跟我们无关,您的孩子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这件事,有工夫给孩子练练口算,她责问:“您已经给孩子复习的胸有成竹了是吗?”

当那位母亲说:“口算。那三个孩子在一年级也会口算,上午还在学习语文数学,现在躺在ICU里,生死未卜!我就在祈祷受伤的孩子能够平安,心理能够康复……我们的孩子,更多的孩子,所有的孩子,如何不在下一次类似事件中不要被砸破脑袋!”

女数学教师冷冰冰回复道:“您的关注点跑偏了!”

那位母亲回答道:“我不认为这跟我无关。这是人的生命,孩子的生命!”

女数学教师质问:“那二十人跟你什么关系?都是你家的孩子?”最后讥讽道:“您真伟大!”

网上截图疯传的这段对话,活画出这个时代某些为师者的人格肖像:人性泯灭,可以说已经丧失了教书育人的资格。

“用整个的心做整个的校长;用哲学的头脑谋学校的发展;用仁者的情怀办大气的教育。”“实施童真教育,为学生营造一片童年绿洲,让学生自然而完整地成长。”这是百年名校宣师一附小前校长杨英的名言,在她离任五年之后,就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残害伤人案,继任者在事件中的表现,似乎完全辜负了她的一片苦心。

从官方到校长再到教师的言行,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时代的特征,那就是人性的全面沦丧,整个社会给予人冷酷无情的感受。由成千上万这样的人掌管的教育,培养出来的一茬茬文凭拥有者,恐怕更多的是人性残缺者——生活在由他们充塞的社会,人们怎么可能产生真正的安全感呢?

一有伤害孩子事件发生,就有人愤慨地发出天问:这些卑怯的家伙为何不去刺杀贪官污吏和流氓无赖?唉,何其天真的人啊!竟然指望报复社会的人临死能去为自己除害!在绝望者眼里,是不会有什么无辜者的,一个也没有!他们会将复仇的利刃刺向最容易下手的对象,哪怕是我们的心肝宝贝,哪怕是无辜的我们。

(注:作者公号“老愚的自留地”已经开通,敬请关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