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世界银行

金墉突然辞职引发继任风波

美国一直把持世行行长的任命,批评者希望打破这一现状,金墉继任者的遴选结果,也会影响未来IMF的领导更替。

2012年和2016年围绕金墉(Jim Yong Kim)成功竞选成为世界银行(World Bank)行长的风波,与接下来的风暴相比可能会显得黯然失色。

周一,韩裔美国学者金墉宣布他将在不到四周后辞去世行行长一职,加入一家私营公司,在那里他将专注于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这一消息震惊了整个开发性金融界。

金墉的任期原本还有3年多,此次突然辞职引发了特朗普政府与批评者之战——前者将在选择金墉继任者人选上发挥核心作用,而后者希望打破美国把持世行行长一职的现状。

这将直接测试白宫对多边机构的高度怀疑态度,特别是像世行这样与中国密切合作并热衷于为气候变化项目提供资金的多边机构。

观察人士表示,美国可能会试图保持对世行任命权的控制,特别是在去年白宫出人意料地支持该行增资之后。

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公开质疑了这家多边银行方方面面的工作:上个月,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最高官员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对中国人在多边开发银行的“实质性侵入”表示了担忧。

曾担任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现任Rock Creek Global Advisors董事总经理的克莱•洛厄里(Clay Lowery)称:“这给政府造成了两难境地——他们已经释放了深度关切多边机构的信号,但他们也不想放弃美国对这样一个显赫职位的控制。”

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很快就指出了金墉提前卸任带来的机会。总部位于伦敦的多边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董事会的美国执行董事朱迪•谢尔顿(Judy Shelton)表示,金墉辞职带来了一个“有意思的潜在机会”。

“我们需要有关开发性金融的新想法,”她表示,“气候变化问题令人们太过沉迷,以至于取代了更迫切需要、可以创造就业的基础设施项目的地位。”

不过,如果白宫推举一位积极推动特朗普议程的候选人,很快就会引起世行其他股东国的反感。其后果绝不局限于世行。任何打破传统——即世行行长由美国认可的提名人选担任——的行为,都会直接影响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该组织一直由欧洲人领导。

曾在美国财政部工作、如今就职于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布拉德•塞泽尔(Brad Setser)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提名一名可靠的候选人,过程可能会相对简单。若非如此,美欧对世行和IMF的双头垄断局面可能会面临挑战。”

尽管美国始终控制着世行行长一职,但其特权地位已经受到了日益严格的审视。2012年,金墉的候选人身份曾遭到一系列发展中国家的反对——另一位候选人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恩戈齐•奥孔约•伊维拉(Ngozi Okonjo-Iweala)则赢得了发展中国家的支持。

2016年,当金墉竞选第二个五年任期时,世行员工协会曾要求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他的替代人选。最终,他在奥巴马政府执政的最后几个月里提前赢得了连任。

过去试图挑战美国和欧洲分别主导世行和IMF这两家布雷顿森林机构(Bretton Woods institutions)这一点的努力最终都失败了,因为发展中国家很难就其他候选人达成一致。

智库机构官方货币与金融机构论坛(OMFIF)的美国主席、前美国驻IMF代表马克•索贝尔(Mark Sobel)表示:“如果新兴市场/发展中国家希望打破美国人掌控世行、欧洲人掌控IMF的惯例,他们需要迅速团结起来支持一位在全球范围广受尊敬的可靠候选人。当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卸任IMF总裁时,世行的这种变化将对IMF的掌舵者更迭带来显而易见的影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