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经济危机

一场经济危机或将来袭

康水跃:整个世界犹如一家上市公司,当报表出现失衡而自我修复能力无法解决问题时,经济危机就来了。而此次,问题就出在全球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上。

人类史上的每一次经济危机都有深刻的历史背景和内在原因,这一次也不例外。债务过重可以引发经济危机,这时危机由全球资产负债表失衡引起;生产过剩可以引发经济危机,这时危机由全球损益表失衡引起;流动性过紧也可以引发经济危机,这时危机由全球现金流量表失衡引起。整个世界犹如一家上市公司,当报表出现失衡而自我修复能力无法解决失衡问题的时候,经济危机就来了。而这一次,问题就出在第一张和第三张“报表”。

从复苏、繁荣到衰退、萧条,人类从来没有摆脱过经济周期,就像没有人能阻拦时间的狂流。2008年的金融危机将全球经济推入衰退的漩涡,可人类作为高度理性的群体却未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而这一次,全球将进入一场危害程度与持续时间堪比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实体经济将受到重创,而由股、债、汇、商为代表的全球金融市场将进入“冰河期”。

原油是名副其实的“大宗商品之王”。当原油价格从2016年初的30美元/每桶一路攀升到2018年中的60美元/每桶的时候,大家都在嚷,“原油要上100美元”。然而,事与愿违,它在76美元处拐头向下并连跌三个月,年度收在45美元处。原油是近三个世纪以来各个国家都高度依赖的资源,它的每一次价格波动都牵扯到全球的经济神经。当原油的波动程度达到一定阈值的时候,就会带动整个大宗商品市场其他品种做出跟随性波动。“卡舒吉事件”迫使沙特以增产石油作为政治妥协条件,这引致俄罗斯跟进增产,从而引发原油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暴跌。要知道,在金融市场里,时间不可逆,后来的减产宣言甚至减产行动,都无法抵消先前增产带来的影响。原油的下行周期才刚刚开启。

与原油走势恰好相反的是黄金——在2018年第四季度连续攀升。虽然黄金的上行幅度远达不到新一轮牛市的条件,但是它“逆袭”背后的寓意却值得深思。黄金自带双重属性,金属的商品属性、货币的社会属性。近一个世纪以来,全球金融市场日趋复杂,这将黄金的货币属性推到了一个更高的位置,于是,黄金就演变成通胀对冲工具、信用对冲工具、风险对冲工具的复合体。虽然原油的大幅下跌可能引发原材料价格的跟跌,进而降低通胀预期,从而关闭黄金的通胀对冲功能,但是在全球各大资产价格都存在大幅动荡的背景下,黄金的信用与风险对冲功能却悄然开启。要知道,一旦全球范围内的投资者开始抛弃原油这个曾被错认的“避险品”,而开始寻求更为安全的黄金来避险,经济危机也就不远了。

美元指数是汇市最重要的参考指数。自2014年10月份美国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以来,美元指数逐步攀升。然而,美联储的加息行为正面临双重压力——美国经济出现放缓预兆可能不再适合进行高强度加息,以及白宫方面反复“敲打”美联储不顾股市承压而加息。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从2015年12月16日开始从零利率加息以来,每次提高0.25%,到2018年12月20日第九次加息时已经到2.25%~2.5%区间。虽然本轮加息周期尚未结束,最后仍可能达到或超过3%,但是由于美联储很可能在2019年放缓加息步伐,所以当下已经到了可以讨论美元指数上行周期是否结束的时候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