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瑞士越野滑雪游

在海拔2044米的阿尔卑山口一下火车,就可以从月台边缘顺滑而下,越野滑雪开始了。

乘坐上午9点28分从瑞士安德马特(Andermatt)开至狄森提斯(Disentis)的火车,在海拔2044米的上阿尔卑山口(Oberalppass)下车(与其说是站点倒不如说是短暂停靠)后,就可从月台边缘顺滑而下(即便在四月下旬也可以)。作为整个越野滑雪旅程的起点,此处可谓无与伦比:四周都是耸立的高山,南边则是Val Maighels山谷;游客在此处完全可以嗨玩上一周时间,也有提供食宿的山间便利小屋。

我们的四人团完全采用瑞士传统越野滑雪游模式:脚穿雪靴、身穿滑雪装,行李架上搁放着滑雪板以及装有备用衣、零食与安全设施的背包。身后则是长长的滑雪道。我们把止滑带(climbing skins)紧绑于滑雪板上,并调试好雪崩收发器,然后径直向Pazolastock峰顶爬去。随身只拿着一幅地图,这趟滑雪旅程可谓恰到好处:新雪初霁,地上积有厚厚一层雪,头顶则是晴空万里;放眼望去,青翠的苏塞尔瓦山谷(Surselva Valley)一望无垠,南边高低起伏的群山预示着未来几天的旅程会是巨大考验。

这儿正是阿尔卑斯山脉的腹地:东西南北各个方向都对此地气候有影响;莱茵河(Rhine)、罗讷河(Rhone)与提契诺河(Ticino)三条河流的源头彼此仅相距几公里,而后分别注入北海、地中海以及亚德里亚海(Adriatic,提契诺河注入波河(Po)后注入亚德里亚海)。此地最激动人心的莫过于连接安德马特与塞德龙(Sedrun)这两大滑雪胜地的索道项目:这条耗资1.3亿瑞士法郎(约1.04亿英镑)、耗时8年的索道于去年12月正式竣工,从而打造出瑞士中部地区规模最大的滑雪场区。

而在我们前行的路上,唯一的“基础设施”就是一条夏季通往高山牧场的小径以及服务驴友、登山爱好者与滑雪爱好者的Camona da Maighels山间屋舍。爬行几小时后,我们穿过一段山脊,此为最后一段爬坡,这时大伙都解下止滑带与靴子搭扣,此处是我们第一个回转滑雪地。大伙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不仅仅为即将进行的顺坡滑而激动,还有沿途不得而知的一切(从无与伦比的积雪、拐弯处以及下一个雪坡后的状况)。巨碗状的Nurschalas Grondas雪场美不胜收:一个又一个斜坡弯道,再轻松爬过一段缓坡就是目的地Camona da Maighels山间旅舍。这是未来几天越野滑雪游的绝佳热身机会。

若吃不到可口的饮食与睡不上温馨的暖床,巍峨的群山与壮美的雪景就会索然无味,而Camona da Maighels山间旅舍的舒适度无与伦比。皮亚•奥内格(Pia Honegger)及其家族已经营了27年之久,尽管她说自己当初只答应经营一个旅游季,因为自己不喜欢每晚为几十位游客准备晚饭。然而她生来是干这行的料——不但厨艺精湛,而且除母语罗曼什语(Romansh,它是瑞士最古老的语言)外,还能用很多种语言与游客交流,使后者颇感亲切温馨。

尽管很多越野滑雪游是在各个山口与山峰间、在各山间小屋间腾挪移转的旅程,但海拔2310米高、群峰围抱的Camona旅舍所处的位置对于一日滑游者却是得天独厚:既可轻装滑游,还可饱览周围壮美胜景。Maighels冰川一览无遗,在高耸山脊处的几座山峰构成了其南部边界。在第二天旅程,我们登上了Piz Borel峰,从峰顶眺望,四周雄景尽入眼帘;把滑雪路线与地图上的标识一对照,第三天的旅程也是一清二楚。但在此之前,我们还得沿Maighels冰川滑回来。这些北向斜坡相对较为平缓——没有大裂缝——而且低温环境堆积起了上千米高、气势恢弘的垂直状粉雪层(powder snow)。我们离开所住Camona旅舍已很远,而且此时正值隆冬季节,唯一明智的做法是滑到谷底停下来,而后再绑上止滑带爬回坡顶再顺滑而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