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从“自然利率”到“实际利率”

韦森:货币理论是经济学中最艰深部分,货币制度也是市场经济运行轴心;要“实际利率”围绕“自然利率”制定政策,对中国来说还很遥远。

编者注:本文为《货币理论与政策中的自然利率及其估算》一书(作者李宏瑾)序言,编者略有删改。

在货币经济学理论上,我实是外行;在宏观经济学理论和以及改革中的中国宏观经济运行问题方面,自己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票友。只是数年前在研究哈耶克与凯恩斯的理论论战时,我曾研读过魏克塞尔(Knut Wicksell)的《利息与价格》,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货币三论”(《货币改革论》、《货币论》、《就业和货币的一般理论》),以及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的《货币与信用理论》和哈耶克(F. A. von Hayek)的《价格与生产》等其他文著,注意到围绕“自然利率”和“实际利率”与商业周期之间关系问题而发生的理论论战,并相继写了一些学术论文和专栏文章。

尽管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在默默研读货币理论、货币思想史和货币史方面的著作,但是对“自然利率”这个魏克塞尔所创生的概念(之前约翰•洛克等古典经济学家曾使用过这个概念,但还不是在现代“货币与商业周期”以及宏观经济运行意义上使用的)以及20世纪90年代后西方经济学界对“自然利率”的“复兴研究”乃至对一些国家的“自然利率”的各种估算,并没有进一步跟踪关注。

阅读《货币理论与政策中的自然利率及其估算》后,我才发现这是一部我期盼已久的著作,一部且极具理论功底和现实意义的经济学著作;既是一本货币理论思想史,也是世界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的沿革史,更是指向把未来央行的货币政策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一种理论尝试。这部著作不但具有经济学的理论意义,而且直接指向与现代国家央行的货币政策的实际操作。从这部著作中,我也看到新一代中国经济学人的理论进步,乃至未来中国理论经济学发展的希望。

学过经济学人都知道,货币理论是经济学中最艰深难懂的一部分,而货币及其货币制度,也是现代社会中市场经济运行乃至经济学理论中的一个轴心或言中心问题。有市场经济,有文明社会,必须且必定有货币。没有货币做市场中产品、劳务和财产交易的媒介,就还构不成市场,还构不成市场经济。到了现代社会,几乎人人天天都与货币打交道,甚至可以认为人们须臾离不开货币了,但是,货币的本质是什么,货币当采取什么形式,一国采取什么样的货币和银行制度,乃至货币在经济运行、经济增长和人们福利增减中的作用是什么,却似乎是永远争论不清且永无定论的问题。且不说在古典经济学时期就有对货币的“货币金属论”与“货币名目论”的不同理解,到近代又有“银行学派”与“通货学派”之争,自魏克塞尔提出“自然利率”的概念后,在其理论基础上又产生了货币理论问题中的凯恩斯学派、奥地利学派和瑞典学派等。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又出现了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货币学派”、新古典综合派、后凯恩斯主义以及新凯恩斯主义的货币理论,等等。不但不同的经济学家和经济学流派对货币理解不同,乃至对货币的职能,货币在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中的作用,以及要采取什么样的货币制度,政府要不要有货币政策,以及政府当采取什么的货币政策等等问题,所见各异,且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论。以至于可以认为,在经济学诸领域中,可能没有比对货币问题争论更大、更多、且更持久的问题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